杏吧_性吧_sex8_杏吧有你春暖花开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 亚洲最大赌场

    亚洲最大赌场

    亚洲最大赌场,老牌信誉大额无忧。24小时存取款秒到账,政府颁发执照,安全有保障。电子游艺,真人视讯,棋牌游戏样样火爆!期期好礼相送!
  • 凯旋门娱乐城

    凯旋门娱乐城

    凯旋门娱乐城 老牌首选大额无忧。注册自动即送8元,存款1元再送18元。电子游艺优惠多多、期期好礼送不停!
  • 澳门美高梅

    澳门美高梅赌场

    【澳门美高梅赌场】亚洲顶级娱乐场,官方直营国际品牌,七大真人视讯平台,VIP会员时时返水,线上存款返点0.5%,亿万好礼期期送。
  • 500万彩票网

    500万彩票

    500W彩票下载APP送28元,首存再送8888元.时时彩 北京赛车 快三 11选5 幸运28 六合彩 PC蛋蛋 分分彩
  • 澳门百利宫

    澳门百利宫赌场

    澳门百利宫赌场官方直营,亿元现金好礼期期送,提款超速
  • 99百家乐

    99百家乐

    【99百家乐】 微信扫码支付无需提交存款单秒到账扫一扫1-50000元!上万款游戏任您选,下载手机 APP 即送18元 每日签到送豪礼,99百家乐全勤奖金周周送!
  • 888真人

    888真人娱乐场

    888真人网上真钱赌场,信誉最好的平台,亿元现金好礼期期送,提款超速!
  • 威尼斯人

    威尼斯人娱乐城

    威尼斯人娱乐城, 七大主流平台,铸就品牌辉煌,亿万现金好礼期期送。相信威尼斯人,相信品牌的力量。
  • 博狗娱乐城

    博狗娱乐城

    博狗娱乐场世界十大上市品牌公司,性感荷官裸体赌场发牌,百万提款3分钟火速到账
  • 新葡京娱乐场

    澳门金沙娱乐场

    【新葡京娱乐场】 微信扫码支付无需提交存款单秒到账扫一扫1-50000元!上万款游戏任您选,下载手机 APP 即送18元 每日签到送豪礼,新葡京娱乐场全勤奖金周周送!
  • 彩票55

    彩票55

    【彩票55 官网:cp55.com】彩票55下载APP送18元,时时彩 北京赛车 快三 11选5 幸运28 六合彩 PC蛋蛋 分分彩
  • 永利高赌场

    永利高赌场

    【永利高赌场】首充即送28元,次存再送888元,天天8888元红包抢不停,天天返水3%!
×

选择推广文案

【和护士姐姐同居 】【231-240章】【作者:墨远】

http://163x8.com/?x=0

查看: 2494|回复: 3

[都市生活] 【和护士姐姐同居 】【231-240章】【作者:墨远】

[复制链接]

等级:副版主

Level 12

1272

主题

1470

帖子

5993

积分

副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5993
 楼主| 发表于 2018-3-27 14:01: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


杏吧有你,春暖花开!马上注册,看更多精彩内容!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周公解夢 于 2018-4-9 22:30 编辑

24338
个字数
54736
个字符
  第二三一 出事了

  开着车走在去市政府的路上我一直在想着柳天中的话,判断着可能发生的事情,但是想了良久还是没有想出丝毫的头绪来,我不知道究竟是什么事情居然让柳天中在说话的时候语气中能流露出一丝丝着急的味道来,要知道柳天中觉得是那种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市政府很快就到了,我看了看这个建筑并不算太豪华的市政府,心里边一动,没有在去多想直接上了楼。

  我在看见了柳天中的时候他正在埋头看着什么,见我进来就抬起了头道了句“来拉!”

  我点了点头,等着他说出究竟是发生什么事情了,柳天中双手合十在那盯着我看了一会之后突然道了句“小郭,按说这些事情我不应该把你叫到我的办公室来,但是我觉得事情有点出人意料,所以就把你叫来了,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吗?”说罢依旧在那看着我,我点了点头等着他继续说下去。

  但是他却没在说话,整个身体靠在椅子上好像在想着什么似的,我有点着急了,就问了句“是不是出什么事了?柳叔叔。”,柳天中暂时没有说话,又是盯着我看了一会,喝了一口水之后道了句“我接到一个消息,说是丁书记的公子也就是丁武也准备购买金碧辉煌。”

  柳天中的话不紧不慢的从嘴里边道了出来,虽然昨天晚上从李晓杰和我说的那些话中就想到了可能丁武也要买金碧辉煌了,但是从柳天中的口中听到了这个事情的时候我还是感到了一丝震惊,难怪柳天中有点着急了,这绝对不是一个小事情,假如丁武也要买金碧辉煌的话,那么我们之前准备好的十个亿怕是就有些不够了,也难怪柳天中会着急了,钱估计不够,但是最重要的是一但丁武插手这件事的话,那么对我们购买金碧辉煌就会对出一些障碍来,这这些障碍也就会阻挡我们购买金碧辉煌了。

  此时此刻我明白了柳天中担心的不是钱上边的问题,而是丁武,其实倒也不是丁武,是丁书记,一但有丁书记夹杂在其中的话,那么整个事情就确实难办了。

  在想到了这的时候我感觉假如丁武真要介入的整个事情可真的就难办了,所以在柳天中把那句话说完了之后我就一直没在说话,只是在静静的思考着整个事情。

  “来小郭也别在那干沉默,这年头不是金,说说你的看法吧!”柳天中在给我倒了一杯水之后拍了拍我的肩膀开玩笑地道了句。

  我在沉默了一小会之后,并没有直接说出自己对这件事情能够的看法,但是我却把昨天晚上自己和李晓杰在金碧辉煌吃饭的事情和柳天中说了一下,并且把俩个人在吃饭的时候李晓杰和我说的那些话也说了,我感觉柳天中听的有些乱,于是就把我和李晓杰之间的那些事也和柳天中说了说,解释了一下这李晓杰是何许人物了。

  柳天中在听完了我的话之后我发现他的脸色有点变了,我知道以他的经验在加上他的智慧已经看出了这其中的一些端倪来,要不然也就不会变脸了。

  柳天中开始陷入了一阵沉思当中,我知道他在想这个事情,所以也就没有去打扰他,只是在那静静的等着,等着他想明白了,果然在过了那么几分钟之后,柳天中突然睁开了眼睛,突然问了我句“你知道陈胜的电话吗?我想让他也来一趟!”

  我点了点头,随后把手机拿出来开始找陈胜的电话,翻出来之后我直接给拨了过去,但是没想到得到的回音却是时候里边的那个提示对方已经关机的声音,我有点沮丧,但是却不知道柳天为什么要我给陈胜打电话。

  我拿一种有点不知道为什么但是又有点居丧的语气对柳天中道了句“他关机了。”

  柳天中显然已经听到电话里边的声音,在听了我的话之后只是在那点了点头,然后又开始沉默起来,我有点着急了,事情的严重的程度我虽然不知道,但是光是从看柳天中严重的表情来判断我就知道事情正朝不好的一面发展了,我的心里边突然有点恨这个丁武,心里边的憋屈让我觉得自己好像有多委屈似的。

  “小郭,事情我想你也能想明白,他正朝着一个不好的方向发展了,这样吧,你先找一下陈胜,中午等我下班了,咱们吃个便饭好好的合计一下。”

  我的心里边感激似的点了点头,然后和柳天中打了个招呼出了市政府。

  其实此时我的心里边真的很感激柳天中,自己究竟有何德何能了,能让一个堂堂的市长如此的对待了,虽然我不知道柳天中为什么如此费心的帮我,撇开别的不说,光是这份恩情就足以让我感激一辈子了。

  不过我知道此时不是说感激的话的时候,我和丁武的恩怨较量已经正式的开始了,我不知道丁武为什么对如此的对我,这样的对我他能有什么好处了,在说我值得他那样的对我吗?或许这就是人性吧,以欺负别人来换取自己的快乐,虽然没有什么好处。

  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么的就跟丁武对上了,是自己知道小惠和丁武的关系吗?还是因为丁武对自己的践踏,我已经不记得了,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那就是丁武我是报复定了。

  闲话就不多说了,此时的我得赶紧去找陈胜,他对整个金碧辉煌比较熟悉,倘若这一仗想打赢的话,就必须得仰仗陈胜了,可是刚坐在车上我就犯难了,自己竟不知道陈胜的家在那里了,这让我去那找了,先前的金碧辉煌K歌城陈胜自然是不在去那了,但是他的家在那了,我有些愣住了,只怪自己当初太大意了,竟没有和陈胜要他们家的地址。

  想到了这的时候我感觉有一丝丝的无奈,也难怪自己老是一直平平凡凡了,什么事情都不去做打算,怎么能有大作为了,这件事情给了我个很好的教训,让我在日后的时候果然很少在去犯错误,尤其是今天这样的错误。

  当我决定开车去金碧辉煌K歌城的时候,其实我没有多想,我只是想去碰碰自己的运气,看看能不能遇见陈胜了,可是结果却让我失望了,金碧辉煌K歌城依旧在,只是里边却没有陈胜的影子。

  从金碧辉煌出来的时候我突然有种很是不好的预感,也不知道怎么的我突然感觉陈胜好像是出什么事情了,要不也就不会关机,甚至是不给我打电话了,可是转念又一想或许是他的手机正好没电了,所以就只能关机了,想到了这的时候我笑了笑,怪自己想的有点太多了,但是不管我在怎么安慰自己,可心里边就是有点放心不下。

  我突然觉得想去一躺金碧辉煌总部,去问一下陈胜的家在那住的了,但是车刚开车一会之后,我的手机却响了,我以为是柳天中,可是一看却是一个陌生的号码,犹豫了一下突然想着有可能是陈胜给打来的,于是就接了起来。

  可是接起来对方就直接问我是不是郭大路先生了,我一听却是个女人的声音,我有点疑惑不解,就问了句是谁了,对方沉默了一下,又问了句,你是郭大路先生吗?

  此时的我完全被电话里边那个女人的声音给弄的有点迷糊了,于是就道了句“是我,请问你是谁了?”

  对方一时间没有说话,犹豫了一下之后道了句“我是陈胜的老婆!”

  在听到了这句话的时候我的心里边总算是虚了口气,但是随之而来的是更加的疑惑了,这陈胜怎么叫老婆给我打电话了。

  但是随后的陈胜老婆说的一句话却是让我差点吃惊的喊出来。

  第二三二 陈胜失踪了

  这绝对是一个让人震惊的消息,让我怎么也没有想到陈胜的老婆居然说陈胜失踪了,对,就是失踪了,我感觉事情有点不可思议,好好的一个大活人怎么就失踪了,我有点想不明白,脑袋里边在听到陈胜老婆说出这消息的时候我突然有种这是一个阴谋的感觉。

  但是柳天中的话又出现在了我的脑海中,遇到事情的时候千万不能慌,沉着冷静才是最重要的,我想让自己冷静下来,可是初次遇到这种事情的我,却是怎么也冷静不下来。

  我让陈胜的老婆好好的跟我说一下整件事情的来拢去脉。

  原来昨天我和陈胜分手以后,陈胜直接回了家,在晚上十点多的时候突然接到了一个电话,然后就要出去了,只是在临走的时候告诉他老婆假如自己要是在十二个小时之内没有回来的话,就让她老婆给我打电话。

  就是这么简单的一件事情,但是我在听完了之后却是完全的陷入了深思当中,陈胜能在临走的时候给他老婆留下我的电话号码,那说明他在走之后就已经预料到自己这一走可能会出什么事情。

  “你知道是谁给陈胜打的电话吗?”我有点不甘心的问了句。

  陈胜的老婆在那边叹了口气道了句“自己不知道,而且陈胜也不喜欢自己过问他在生意上的事情,所以自己也就没有问。”陈胜的老婆说的是一腔的无奈,但是我听的却是心里边感觉有些难受。

  到底陈胜昨天晚上接了谁的电话,而且让他已经估计到自己可能会出事,我有点想不明白,看了看表已经是中午十二点多了,我想起了柳天中和我说的话,他还等着我把陈胜给他带去了,现在陈胜莫名其妙的失踪了,我突然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去跟柳天中交代。

  难道陈胜拿钱跑了?这个念头刚出现在我的脑袋里边的时候我就立刻又打消了他,陈胜已经把那百分之十九的股份转让给我了,他没必要这么做的,在说那有拿钱跑了还给你打电话的事情了。

  我把自己的那个念头给否定了之后,马上给柳天中去了个电话,把陈胜失踪的这件事情和他说了一下,柳天中告诉我在市政府的门口等他的,电话里边一时半会也说不清楚,顺便让我把陈胜的老婆也给叫上,我应了声挂了电话,又把电话给陈胜的老婆拨了过去,告诉她一会去市政府的门口,让她详细的说一下事情的经过。

  我开车去了市政府的时候柳天中已经在门口那站着了,我有点不好意思的下了车赶紧走了过去,和柳天中说了句对不起,意思是让他久等了,柳天中温和地道了句“没事!”顺便又问了我句陈胜的老婆来了没。

  我道了句“我和她说了,让她也来市政府的门口,估计也快到了吧!”正说着却是见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妇女正着急的朝着我和柳天中走来,在走到了我们面前的时候突然愣了一下,然后道了句“这位是郭大路先生吧!”

  我点了点头,有点好奇的问了句“怎么知道我就是郭大路了!”

  她有点不好意思的道了句“我在电视上看见过你的报道。”

  我哦了声,刚想说什么,但是却是见她有点不好意思地对着柳天中道了句“柳市长好!”柳天中笑着点了点头应了声好。

  地方也没怎么选,就是市政府附近的一家小饭馆里边,饭店老板一见是柳天中来了,马上就激动的给找包厢,我们要说事也正好需要个包厢,也就随那个老板去了。

  不一会就进了包厢,那个饭馆老板有点激动的和柳天中说话,尽是些仰慕恭敬的话语,听的柳天中估计有些不舒服,就随口的问了几句饭店的生意怎么样了,有没有什么困难了,那个老板一听这话来劲了,马上就开始和柳天中吐起苦水来,希望柳天中柳市长可以给他解决一下,那个老板的一席话听的柳天中的眉头直邹,看的出来柳天中有点不知所措,于是我道了句“那个老板,有什么事情您可以给柳市长写信或者是给一些政府部门打电话,我相信对于您提出的意见或者是要求正确合理的话,他们一定会给你落实的!现在柳市长有些事情要和我们说,您看能不能先去忙您的!”我语气委婉的说了一遍自己内心的想法,但是听的那个老板先是一愣随后马上就有点不好意思地道了句“对,对,对,柳市长肯定是有事情要说,我就不打扰你们,想什么菜您尽管点,一会就给您上齐了。”说罢随口叫进来个服务员,郑重的叮嘱了一凡,说是好好的伺候里边的三位客人,吓的那个服务员以为是什么高官来,一脸的煞白,其实也只是高官来,要知道柳天中可是这个城市的市长啊!

  我随手拿起了菜单问了句“柳叔叔喜欢吃什么我帮你点,阿姨你要吃什么,尽管告诉我!”我的语气客气地道。

  柳天中道了句“现在是下班时间,小郭别那么拘束,也不用太刻意了,随便弄几个就行了。不过你问一下陈胜的老婆要吃什么了?”柳天中几乎是笑着把上边的话说了一遍。

  这市长就是不一样啊,这样一说顿时让我觉得魅力真不是一般的厉害啊。

  柳天中的话刚一完了,就听的陈胜的老婆道了句“俩位要吃什么就尽管点吧,不用管我,我来的时候吃过了。”

  这样啊,我也就没在刻意的要求什么,随便报了几个菜名,可全都是些家常菜,那个服务员在走的时候,柳天中却是突然又叫出了她,这一叫不要紧,那个服务员还以为自己怎么了,就缺生生的问了句“是不是我做错了什么?”

  我们三个人都笑了,柳天中在笑声中道了句“你做的很好,我叫住你只是想跟你说在刚才点的那些菜里边在加个土豆丝,要青椒炒的!”

  我和陈胜的老婆一听柳天中这样一说,都扑哧一声又笑了,但是在笑过了之后心里边更多的是尴尬,以柳天中的身份和地位居然吃土豆丝这样的菜,这不能不说明一个问题啊。

  柳天中的话把那个服务员也给逗笑了,带着一脸的笑意走了,待那个服务员一走,我就有点心急的对陈胜的老婆道了句“把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都和柳叔叔说一说吧!”

  陈胜的老婆一听我这么一说原本还让柳天中的话给逗笑的脸蛋,马上变的无比的惆怅起来,在那犹豫了一下就缓缓地道“昨天晚上我们吃过饭以后已经是九点四十多了,一家三口人,正坐在一起看电视了,刚看了有个二十来分钟之后陈胜的手机突然响了,他掏出手机来看了看,表情有点愤怒,但还是接了起来,由于他不希望我去抄心他的生意,在加上电视的声音也不小了,他就到卧室去接,那个电话接了足足的有个十个分钟,期间我去了一下厨房,正好要经过卧室,只听的他在卧室里边有电生气的说了句,没什么好说的了,当时我也没有在意,可是又过了一会之后他突然出来,我就见他在那穿衣服一副准备要出去的样子,我就随口的问了句去那呀,他也没说就走,只是刚走到门口之后又反了回来,突然给我记了个电话号码,说是他如果十二个小时还没有回来的话就让我给这个号打电话了。”说到了这的时候陈胜的老婆停了下来,盯着我看了看,又看了看柳天中。

  而此时的柳天中却是完全的陷入了一片沉思之中,我也没有说话,在那等着柳天中说,正想着包厢的门开了,就看见服务员端着菜进来了。

  第二三三 陈胜失踪了(2)

  气氛有点压抑,情况有点不对劲了,菜虽然上来了,但是我们都谁都没用动筷子,我知道此时大家的心里边都担着事,暂时都没有心情去吃东西,正想着我的手机响了我以为是陈胜打来的,心里边有些许的期望,但是拿出来一看却是柳思思的,我站起来出了包厢之后接了起来喂了一声之后问了她句有事吗?

  “你和我爸的事情谈的怎么样了?”柳思思没有回答我的问题突然问了句。\\“还在谈了!”我淡淡的道了句。

  “哦,那你们谈吧,原本是想问一下你去那给大宝接风呀!看来只能等晚上了。”柳思思的语气佯装失望地道。

  我笑了笑,安慰了她几句,顺便让她告诉金艳她们,晚上去给大宝接风大家一起吃饭,柳思思恩了声道了句“那中午我们就不等你了,你谈吧!”说着就挂了电话。

  我在挂了电话之后看着自己的电话发了一阵呆,然后转身进了包厢。

  “思思打来的?”刚进去之后柳天中突然问了句。

  恩,我点了点头应了声,之后就又静了下来,陈胜的老婆眼巴巴的看着我和柳天中似的在等我俩能说点什么出来,但是此时的我却是一头雾水,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而柳天中是个绝对稳重的人,此时的他我知道还在思考着整件事情。

  “陈胜在走了之后往回来打过电话没?”柳天中突然问了句,但是陈胜的老婆却是在那摇了摇头,语气惆怅地道了句“没有,一个都没有!”

  “小郭说说你的想法吧!”柳天中盯着我突然道了句,我的心里边一愣想了一小会就道“我觉得陈胜接的这个电话可能熟人给打来的,最起码他肯定认识,打电话这个一定是和陈胜有什么事情要说,但是陈胜却告诉他没什么好说的了,可是后来他又要出去,我就不知道为什么了,有可能是对方威胁他,有有可能是他也想和对方好好的谈一谈,但是他在临走的时候却把我电话留给了妻子,说明他在走的时候已经考虑到自己可能要出什么事情了,而且是要妻子在十二个小时之后打。”我把自己能想到的都说了出来,而我能想到的这就是这些了。

  柳天中在听了之后只是微微的点了点头,然后补充了句“从陈胜老婆的话中可以肯定的是这个人陈胜绝对认识,而且还相当的熟悉,从陈胜和对方说的那句没什么好谈的里边我们可以断定,对方要和陈胜说的就是那百分之十九的股份,因为陈胜也只有那百分之十九的股份让别人会关注,尤其是在本月十七号的时候整个金碧辉煌就要进行新一轮的股份调整了,这是让拿些想买下金碧辉煌的人觉得是一次机会的事情,所以就会有人找陈胜说话,但是陈胜却不想与这个人谈话,所以会说没什么好谈的了。这个人可能是金碧辉煌的一个董事,也可能是陈胜的认识的一个想买下金碧辉煌股份的人。”柳天中头头是道的分析着,我听的是在也忍不住了,自己刚才分析的时候已经觉得自己分析的够全面了,但是此时一听柳天中分析出来的,顿时觉得自己好浅浮了,看到的这是事情的外表,柳天中看到的那才叫事情的本质了。

  我有点感觉自己的脸有点烫,这确实是一件让人觉得尴尬的事情,尤其是当自己苦想了半天,觉得自己想的还不错的时候,这种被突然打击到的感觉除了让感觉尴尬之后,另一个就是羞愧了。

  “陈胜不会遭遇什么不测吧!”陈胜的老婆突然问道。

  我和柳天中愣了一下,但随即互看了一眼,却是见他对我使了个眼神,我知道他是让我去安慰陈胜的老婆了,于是就道了句“按常理来说不会,毕竟陈胜的身上边还有他们想要的东西了。”我站起来侃侃而谈。

  陈胜的老婆在听到了我的这些话的时候原本出现的慌张的脸色一下子又变的无比的充满了希望,我的这就句话他的老婆突然感觉我好像在告诉他陈胜还活者似的。

  不过女人就是傻,只要你说的真诚,她们绝对相信你所的一切,包括谎言,诺言,誓言。

  “小郭你说说陈胜的身上边有什么他们想要的东西?”柳天中的眼神一直盯着,然后道了句。

  我稍微的想了一下,就接着道“其实也没什么,就是那百分之十就的股份。很显然昨天下午的时候我们就和陈胜签了那份股份合同转让书,但是这人却是在晚上十点的时候给陈胜打电话希望陈胜能够把这些股份给他,也就是说给陈胜打电话的这个人其实并不知道陈胜已经把股份转让给了咱们,所以我相信只要这些人要那百分之十九的股份的话,就一定不会把陈胜怎么样的。”柳天中点了点头,却是见陈胜的老婆在那也点了点头,陈胜的老婆在点罢了头之后似乎还想说点什么,但是柳天中却道了句“吃饭吧,菜都凉拉!手机访问:wàp。①⑹k。cn”

  经柳天中这么一说我的肚子马上就感觉饿的咕咕的响了起来,没想丝毫的犹豫,正要下筷子,包厢的门却是又开了,却是见那个老板正那着一个盒子进来,进来之后也没和我们说点什么,直接就把盒子给打开了,我一看却是见盒子里边装着一个瓶子,而瓶子里边却是装了一些白色的液体。

  那个老板在把盒子打开了之后就对着柳天中陪笑着道了句“柳市长这可是我脱一个朋友从山西的杏花村汾酒厂带回来的酒,据说已经有三十多年的历史了,外边可买不到啊,今天特意拿开给您尝尝。”

  那个老板的话一说完,我就感觉柳天中有点火了,却是见他在那脸色有点变了的问道“你这是干什么?”语气冷冰冰的没有丝毫的温度。

  那个老板估计也听出了柳天中话语中的火气,就继续赔笑着道“没什么意思啊,就是觉得柳市长日夜操劳的辛苦了,特意慰问一下柳市长。”

  柳天中真火了,却是见他眉头一邹厉声地道了句“你这是干什么,你知道你也已经属于变相的贿赂了,已经构成犯罪了!”

  那个老板吓了一跳,却是见他的脸有点变了,变的有点不自在了,但是却依旧在笑着,只是那笑看起来实在够僵的也够难看,语气也有点低三下四地道“柳市长我不是那个意思,就是觉得您每天为咱市的老百姓忙来忙去的,真的是辛苦了,我只是想拿这瓶酒表示一下自己内心深处都柳市长的感激,没别的意思!”

  我的心里边在听了这个老板的话之后,暗叹了一声,好一个老板啊,说话竟是这般的滴水不漏,看来也不是什么平凡之辈。

  经那个老板这么一说柳天中的语气缓和了一点,却是听的他沉着声对那个老板道了句“行了,老板你的心意我心领了,也记在心里边了,但是这酒我不能受,更不能去喝了,那样的话,我的良心会不安的,在说我是一个**员,我的做人宗旨就是问心无愧,好了没有别的事情的话,我想安静的吃吨饭,和他们说点事,老板你忙你的去吧!”语气不在像刚才那般的激动,但是却有着不可抗拒的威严。

  这下那个老板为难了,在那这这的说了几声之后,叹了口气走了。

  而我和陈胜的老婆却完全被柳天中表现出来的气杰给折服了,我看了一眼柳天中,这个时候的他正好把一筷子土豆丝放进了嘴里,嚼了几下之后喃喃地道了句“恩,味道还不错!”见我在一直看着他,就又道了句“都别在那坐着了,一会吃完了饭之后你陪陈胜的老婆去趟局找赵义把事情说一下,我一会会给赵义去个电话的!”

  我点了点拿起了筷子,但是心里边却是感觉沉重的怎么也吃不下去,到是陈胜的老婆倒像是个没事的人一样,在那吃的正欢了。

  第二三四 报警

  其实局离市政府并不远,我在陪着陈胜老婆去局的时候,一直在玻璃的反光镜上看着陈胜老婆的样子,我只是想看看陈胜的老婆此时会有怎么样的反应,柳天中在吃完了饭回办公室的时候告诉我,让我盯着点陈胜的老婆了,我不知道柳天中为什么会这样说了,但是我知道他这样说就一定有他这样说的理由。//  //陈胜的老婆很稳当,脸上边没有流露出丝毫不对劲的神色,我不知道她为什么能表示的如此镇定,但是柳天中的话让我突然有了一种陈胜的老婆在说的假话的感觉,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了,但是看着陈胜老婆那张镇定的让我感到吃惊的脸蛋我突然有了这种感觉。

  局和快就到了,我在带着陈胜的老婆进去的时候许多的民警在那笑着和我打着招呼,上次救周若惜的那一次,我被表彰的时候,我来过这一次,局长赵义就是当着众人的面给我搬的那个时代英雄奖,所以大家自然就认识我,也难怪会有这么多的人和我打招呼了,大家笑侃着,喊着郭英雄,郭英雄的,我虽然不知道大家是真心喊的,还是出于一种调侃的味道,但是我没去在乎这些,我知道自己今天来这是干吗了,所以我对着大家笑了笑,直接走进了赵义的办公室。

  其实对于一般报案的人都会有一些专们的文员接待的,但是柳天中给赵义来过电话,让他狠抓一下这个事情,既然市长发话了,他这个局长自然就不敢怠慢了,自然的就把我和陈胜的老婆带进了他的办公室。

  “说说情况吧!”赵义让职员给我俩一人一杯水之后坐在我俩的对面语气淡淡道了句,让我一时之间听不出他的话语中究竟包含的是什么信息了。

  陈胜的老婆在那把中午给我们柳天中说的那些话又重复了一遍,而且丝毫不错,就连一个字几乎都没有什么出入,我有点吃惊,要不就是陈胜的老婆记忆力超强,要不就是绝对有问题了,想到了这的时候我突然又想起了柳天中和我书的那些话,我的心里边一下子又无限的佩服起柳天中来,仅仅听陈胜的老婆说了那一席话就让我监视着她了,看来这陈胜的老婆果然有问题,说不定陈胜现在正躲在某个角落里边偷笑了。

  赵义杂听完了陈胜老婆的话之后先是沉默了一会,然后在那问了陈胜老婆几个平常的问题,都是些陈胜和谁最熟,和谁有过过节的话,我听的心里边一阵虚虚,但是总感觉这赵义是敷衍陈胜老婆了,心边一个激灵莫不是柳天中跟他交代过什么吧!想到了这的时候我的心里边笑了,但是对柳天中的佩服却是更加的厉害,有了一种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觉的感觉,这就是柳天中啊,今天我算是见识了他的厉害了,幸亏我和他是友不是敌,要不然就连自己是怎么死都不会知道的,我看了赵义一眼,却是见他正若有所思的看着,好象有话对我说,但是又碍着陈胜的老婆场,不好意思说出来。

  直到此时我站了起来,洋装和赵义告别,并感谢他今天的帮助,赵义被我突然的起立在加上莫名其妙的告别给弄的吓了一跳,但还是很配合我的点了点头,对陈胜老婆道了句“放心吧,一有了消息我们会及时的通知你的,希望你有什么消息的话也能通知一下我们,大家相互合作尽量早点把这个案子给破了,陈胜先生在本市在怎么也算是一个名人了,时间长了怕对他的名誉影响不好。”

  陈胜的老婆在听了赵义的话之后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但是脸蛋马上一下子就变的煞白煞白的,我想应该是吓坏了吧!

  在和陈胜的老婆走出赵义办公室的时候我突然洋装好象是想起了什么似的,道了句“我把手机给拉在赵局长那了,嫂子不介意等我去拿回来吧!”

  陈胜的老婆竟是笑着点了点头应了声恩,我没在和她说什么,转身又进了赵义的办公室,刚一进赵义却是见赵义正在那打电话了,嘴里边道着“老柳你就放心吧,我会把事情办好的。”我一听陈胜的嘴巴里边喊着老柳便知道这个电话是给柳天中打的。

  赵义见我进来了就又和柳天中简单的说了几句就挂了,然后盯着我看了几秒钟,突然在那迷着眼睛笑了,我也随着他笑了,却是听的他突然道了句“你又回来干吗了?”

  我笑了笑道了句“赵叔叔不是有什么事情要跟我说吗?”

  他听的我这么一说先是愣了一下,但随后就又笑了起来,我被他的笑声给感染了就也随着笑起来,但是却有听的道了句“闲话不多说了,柳市长让我全力的去配合你了,他说你知道怎么去的,说吧有什么要求你尽管说。”

  我笑了笑道了句“谢谢赵叔,不过暂时还没有什么要求等我有的时候一定会给赵叔打电话的。”

  说罢赵义点了点头,而我只是转身又出了他的办公室,我知道自己不能在这个地方待的时间长了,要不然陈胜的老婆绝对会怀疑的,我想这不是柳天中想看到的结果,当然更不是我所希望的。

  出了赵义的办公室的时候,一眼就看见陈胜的老婆在那正盯着赵义的办公室门口看了,见我出来了之后忙把自己的眼光收了回去,原本盯着赵义办公室的眼睛立刻转到了别处,我的心里边笑了一下,但是却装着什么也没发生,走了过来。

  此时陈胜的老婆绝对就像是特务一样,在监视着敌人的一举一动,我的心里边突然觉得这样也是一件极其有趣的事情,就和她玩一玩猫抓老鼠的游戏,看谁能挺到最后了,想到了这的时候我和陈胜的老婆想跟着下了楼。

  出了局之后陈胜的老婆说是自己要回家了,孩子马上就要放学了,自己得去接了,我点了点,然后道了句“我送你吧!”

  而陈胜的老婆好象在逃避什么似的,似笑非笑有点尴尬地道了句“不用了,我自己打个车回去吧!”说的是无比的坚决。

  我一听他的语气如此的坚决也就没在坚持什么,又说了几句叮嘱安慰的话,然后给她拦了辆车,目送着她走了之后我也上了车。

  上了车的第一件事情我就是拨了柳天中的电话,电话一下就通了,我还没来的及说什么,就听的柳天中道了句“事情怎么样了,陈胜的老婆了?”

  我把刚才和陈胜的老婆在赵义的办公室说的那些话以及那些不起眼的眼神动作都跟柳天中说了一遍,未了又告诉柳天中陈胜的老婆回家去了,说是孩子要放学了,自己得去接了。

  柳天中哦了一声,随后便有叮嘱我道“陈胜老婆的不对劲我想你也应该看出来了,一有什么情况的话,马上与我或者是赵义取得联系,千万不要一个人贸然的行动,你明白吗”柳天中有点语重心长的叮嘱道。

  我恩了一声,还想说些什么,但是却听的柳天中继续在那说道“晚上见了思思的话让她回趟家,就说她蓉姨和我都有点想她。”语气说的是无比的真挚,我听的都有点想哭的冲动了,只是及其平凡的几句话,但是却把一个父亲对子女的关怀深深的印在了我的心里边,我的思绪在恍惚了一会之后点了点头哦了一声,就算是答应柳天中这件事情了。

  在放下了电话之后我把自己的大脑里边的思绪好好的理了一下,结果发现里边乱糟糟的,理了半天也理出个结果来,突然又记起答应柳思思晚上要给大宝接风的,也就没在多想,开上车回家去了。

  第二三五 来大姨妈了?

  家是个好地方,可以让你无论多么的身心疲惫,多么的感到世态炎凉,但是只要你回了家,回到了那个或者是租的也好,或者是买的也好的地方的时候,你就会感觉自己的心里边其实一下子变的很是柔软与温暖起来。\\ \\但是此时的我在回到了这个家的时候,却没有感到丝毫的温暖,整个房间里边只有大宝一个人在了,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了,我看了一眼电视发现大宝看的电视居然是搏斗那一类的,我的心里边突然想起了早上金艳坐在那看电视的样子,想到了金艳的时候我突然感觉自己的心里边突然一下子温暖起来,有的时候感情这东西真的很是奇妙,明明是互不相识的人却让一次命运的安排走在了一起,然后就发生了感情。

  大宝在看见了我之后突然回了身道了句“大哥,思思嫂子让你回来了给她打个电话了。”

  我的大脑原本在想着金艳但是大宝的一句话却顿时让我感觉一阵恶汗,柳思思这个家伙绝对是一个让你感到头疼的小魔女,真不知道柳天中怎么会有这样的一个女儿了,想到柳天中的时候我的脑袋突然又想起了柳天中和我说的那些关于柳思思的话来。

  我突然觉得柳天中绝对知道我和柳思思住在了一起事情,又想起了柳天中下午和我说的那些话来,看来柳天中打心眼里边想柳思思,这个父亲什么都可以做到最好,但是在教育子女的这条路上,他算是失败了,电视中的一个暴喝的声音一下子突然把我从独自的思绪中给拉了回来,我暗自笑了笑,自己是不是有点想的太多了,怎么就能去想那些事情了,虽然和我有着千丝万褛的关系。

  我拿出了手机拨了柳思思的电话,电话很快就通了,我问了句“思思找我有事吗?”

  “没事就不能找你啊!”柳思思的声音突然凶狠地道。

  我一听这话眉头紧邹了一下,这柳思思今天这是怎么拉?说什么都带着火气,真是让人搞不明白,但是我的心里边却没有丝毫生气的样子,也许是俩个人在一起的时间有点长了,所以就彼此了解了,真的是深深的喜欢上了对方,所以也就不会去计较这些莫名其妙的事情了。

  我陪笑着道了句“那的话,我自从和你认识之后什么时候不是随你差遣了。”那头的柳思思在听到了这句话的时候明显的乐了起来,我突然想起了一句女生果然都是用来哄的,看来这柳思思也不例外啊,不过我知道一个女生只有在自己喜欢的人面前才会耀武扬威了,如此一来这柳思思是真的喜欢我了。

  想到了这的时候我的心里边顿时变的暖暖的,看来自己有点时候真的要和她们多交流交流,这样才能增进彼此的信任与了解,而俩个人在一起最重要的就是信任与了解了。

  柳思思在听了我的话之后突然格格的笑了起来,我的心里边在听到了这笑声的时候也随着笑着起来,却听的柳思思在笑过了之后突然道了句“我现在要检验你的这话是真是假,我和金艳,小依她们正在富有商厦买衣服了,你要是没什么事的话就过来吧!顺便把大宝也带上吧!”

  我哦了一声,沉睡在心地的记忆马上又被唤了起来,我记得柳思思带我第一次去买衣服的地方就是富有商厦,并且给我买的是Armani牌子的衣服,当时我并不知道Armani其实是世界上的品牌。

  我在开着车去了富有商厦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五点多了,时间过的真快,而我记忆却是还留在中午和柳天中在一起吃饭时候的情景来,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在来的路想了一路柳天中在吃饭的时候说的那些话,那些拒绝那个老板的时候说的话,很是让我感到震动的话。

  其实我并不讨厌陪女生逛街,其实是跟柳思思她们这样绝色的美女们逛街,但是像柳思思这么买衣服的人我当真还是第一次遇见了,简直就是来抢衣服的,只要是手摸过的地方都让包起来,我真担心万一她把人家那个男店员不小心给碰上一下是不是也要打包起来,自己也不是没和她出来买过衣服,但是每次都是给我买,像今天这样给自己买衣服的情况我真的是第一次碰见。

  我突然觉得柳思思今天有点怪,好像和是生气的样子,买衣服只是他用来发泄的一种方式,想到了这的时候我的脑袋开始拼命的去想着这柳思思今天这是怎么了,但是想了半天就连她是不是大姨妈来了都想上了,但是还是觉得不对劲,而且我也清楚的记得柳思思的大姨妈会在每个月的什么时候来。

  这就有点奇怪了,虽然走在这个商场里边到处都是让人羡慕与嫉妒的目光,但是此时的我却没有丝毫的心情去看这些人的面孔,在我看来搞清楚柳思思今天是怎么了,远比看着这些人惊艳与嫉妒的目光强。

  只是我却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去搞清楚柳思思今天到底是怎么拉,我问了问金艳,但是金艳却是摇了摇头说是不知道,思思今天就是硬要拉上她和小依来买衣服了,而且是让我俩喜欢什么就买什么,钱她来付。

  “那你们买了吗?”我不死心的问了句。

  “没买,看思思那样我都不知道是发生什么事情了,怎么去买了,在说我又不是那种习惯大手大脚花钱的人。”金艳的语气有点莫名的惆怅与无奈,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听到之后在心里边竟是咯噔了一下,看来自己不光是忽略沈小依了,就连柳思思和金艳都忽略了。

  想到了这的时候我的心里边顿时感到一阵难过,我突然觉得自己做人其实做的很是失败,每天都假装忙来忙去的,但是到头来却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在忙什么了,而且最重要的是我把所有关系和喜欢自己的人都给忽略了,我单纯的以为只要住在一起每天见面就什么都无所谓了,但是现在我发现自己错了,原来女人不是男人,她们的心思无论在什么时候都是最细腻的,什么是在什么时候都显示出一副让人动心的样子,其实更多的时候她们更希望你去担心她,什么时候都把她放在心上边。

  我把自己的疑问,问了一下沈小依,但是沈小依的回答和金艳是大致一样的,俩个人都不知道今天的柳思思是怎么拉,未了沈小依居然还有点感觉奇怪地问了我句“怎么你也不知道思思今天怎么了吗?”

  我无奈的摇了摇头,同时心里边的那种无奈的伤感愈发的厉害了,下意识的捂了捂自己的心口,很明显的感觉告诉我,自己的那里痛了。

  我觉得自己有必要去问一下她,今天到底是怎么拉,但是我的话没出口,就听的柳思思的语气有点幽幽地道了句“知道吗大路,我的那辆法拉利跑车就是前年的今天,爸爸送的!”我愣了一下,心里边暗道了句“莫不是在暗示我什么?”但是我想了半天也没能想出什么来,唯一出现在脑袋里边的就是这有钱人就是不一样啊!

  又逛了一会,柳思思突然拿出自己的身份证来对我道了句“那个大路你一会帮我去办张中国人民银行的卡吧,过几天我要用了!”

  我哦了声,其实是巴不得能为她做点什么,至少也能让自己的心里边好受点,于是我接过了柳思思的身份证,然后出了富有商厦。

  坐在车上之后我又把柳思思的身份证拿出来看了看,这张身份证办下来的时间估计不短了,最少有个四五年了,所以身份证上照片中的那个女人让我觉得有点幼稚青纯的感觉,虽然同样漂亮。

  但是我不得不承认的是,现在的柳思思确实不以前有味道,看了一会,我准备找个中国人民银行去给她办张卡,但是就在我把身份证准备收起来的时候,柳思思的出生年月日突然引起了我的注意,而我的目光放在那上边以后就在也没有移开过了。

  我像是做一件全世界最错最错的事情,心里边的难受一下子像是潮水一样向四面八方涌来了。

  第二三六 生日

  没错此时的我就是盯着柳思思的身份证在那看着,她的身份证虽然有点旧了,但是一样能证明她的出生年月日,可我此时看的就是她的出生年月日,说到了这的时候一定会有人说我有病了,一个人的出生年月日有什么好看的,不就是一组数字吗?在这个网络数字横行的年代最不奇怪的就是数字了,但是我却还在看着柳思思身份证上的出生年月日看了,看了一会之后我感觉有什么东西正吧嗒吧嗒的滴在身份证上,细看之下竟是自己的眼泪,没错我哭了,哭没人好奇怪的,但是一个大男人盯着一张身份证哭的话就让人觉得有点匪夷所思了。//\\身份证上的出生年月日正端端正的写着一九八二年九月三日,而今天的日期是二零零六年的九月二日,所以的答案就在这个相同的九月二号揭开了,我的脑袋里边顿时出现柳思思刚才和我说的那句前年的今天她老子送她跑车的话来,心里边在也没有任何想发了,柳思思今天不对劲的原因终于出现在了我的面前,今天是九月二号,也就是说今天是柳思思的生日,直到此刻我才知道原来柳思思给我身份证帮她办卡是假,是告诉我她的生日才是真了。

  我的心情有点沮丧,但是更的却是兴奋,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在得知柳思思今天过生日的时候会这样的高兴了,或许是找到了柳思思不开心的病因了吧。

  但是随即而来的就是另一个问题出现在了我的脑海中,那就是该怎么去给柳思思过这个是生日,虽然我的脑袋里边出现了无数的给她怎么样过生日的想法,但是却没有一条是自己满意的,我突然想到了自己那次过生日的时候柳思思她们在家里边给我准备的那个简单而又隆重的生日来,我突然想要不也在家里边给柳思思过个充满了意外惊喜的生日吧!

  想到了这的时候我的内心深处突然感觉到了一阵轻快,但是我知道这个事情我一个人是绝对完成不了的,于是我拨了沈小依的手机号码,我之所以给沈小依打电话我想不用我说了,大家都知道我是想让沈小依来帮我的忙了,电话很快接通了,沈小依有点疑惑的问了我句怎么拉?

  我装着自己特别尴尬的语气道了句“我忘记带钱了,没办法帮思思办卡,你给我送点过来吧!”沈小依在那头吃惊的啊了一声,可能在她看来这样的事情可能就是那种纯属外星人才能发生的吧!

  当沈小依把我忘了带钱没办法给她办卡的事情告诉了柳思思她们的时候,沈小依没有注意到柳思思的眼神迅速的暗淡了下去,柳思思的心里边无限失望地道了句“他还是没有发现啊!”只是在嘴巴上却是喃喃地道了句“真是邋遢,老是丢三落四的。”虽然这么说但还是叮嘱沈小依在路上边慢点。

  沈小依有点不敢相信,今天居然是柳思思的生日了,但是当我把身份证给她递上去的时候,沈小依沉默了,但是马上就又笑了起来,却是听的她笑着道“大路干妈沮丧啊,这是一件好事情,我想你把叫这也不真的是给思思办卡吧!”

  我笑了,在笑过了之后,趁她不注意的时候在她的脸蛋上突然亲了一下,沈小依的脸刷的一下红了,却是见他红着脸道了句“讨厌!”

  我呵呵的笑了起来,想了一会却是好半天都没能想出来,在家究竟是怎么样的给柳思思过生日了,沈小依见我在那沉默了,就道了句“在想什么了?”

  我看了看她有点无奈地道了句“我不知道应该怎么去给思思过这个生日啊!”

  沈小依在听了我的话之后笑着道了句“当然是给她一个惊喜了,现在的她没看多么的失望了,我们要做的就是在思思大悲的时候突然给她个大的惊喜,你觉得怎么样!”

  我点了点头道“我想的也是这样,但是要怎么样才能给她这个惊喜那?”

  沈小依又笑了笑突然爬在我的耳朵边上这般这般的说了好半天,听我的的笑声越来越大,待她说完了之后,我狠狠的搂住她在她的嘴巴上大大的亲了一口,然后道了句“宝贝真聪明啊!”我的这句话一出口就见沈小依的脸蛋刷的一下红了,但是嘴巴上边却是道了句,“呸!也不害臊谁是你的宝贝了。”嘴巴上边虽然是这么说的,但是脸蛋上边却是喜滋滋的。

  我的心里边一动随后开动了车,因为我们要去实施我俩的计划了。

  按照沈小依的话来说过生日是一定要有蛋糕的,这已经是个不可改变的事实,那怕你觉得他就是是俗气的不行,但是没办法没了蛋糕这个生日就会让人觉得少了什么似的。于是我很沈小依的第一站便的蛋糕店了,路上的时候我突然记起昨天下午我给家里边打电话的时候当时是小依的电话,我清楚的记得沈小依说周若惜走了,只是给我留了张纸条,于是我就问了下沈小依,周若惜给我的那张纸条上写的是什么了。

  沈小依显然没能想到我为什么会突然问她这个问题了,于是在沉默了一小会之后就道了句“其实也没什么只是让你好好的保重自己,还说希望有一天还能看见你。”

  我哦了一声,脸上边虽然没什么但是心里边却渐渐的涌起了一股无奈的思绪,我不知道这是怎么了,在听到了沈小依说的周若惜给我留的那张纸条上说的那句话的时候我的心里边就感觉那受的厉害,什么是有一年还能看见我,这句话又是什么意思了,我不知道,女人的心是不是都是这样,让人难以琢磨,说话不往清楚说。

  周若惜是这样,就连今天过生日的柳思思也是这样,为什么总是喜欢和我玩游戏了,老老实实的告诉不就行了吗?

  “在想什么了大路?”沈小依坐在我的旁边突然问了句。

  我回过了神笑了笑道了句“没什么,就是想一会给思思弄个多大的蛋糕了。”

  沈小依笑了,却是见她在笑过了之后道了句“这还要问吗?对过生日的人来说当然是越大越好啊!”说罢还调皮的吐了一下舌头。

  我被她的这么一个调皮的样子给弄的有点觉得可爱,于是就自然的把她的脑袋给瓣了过来,靠在了我的肩膀之上,而我的嘴巴顺势在她的额头上亲吻了一下。

  “小依你不恨我吗?”我突然问了她这样的一个问题。

  沈小依有点奇怪,盯着我看了一会然后道了句“为什么会这样的说啊!在说了我为什么要恨你啊!”

  我苦涩的笑了笑,然后深吸了一口气道“恨我为什么突然就和你们三个人住在了一起,恨我没有把自己全部的爱给你一个人,恨我的花心。恨…”我的话还没有说完的时候就感觉自己的嘴巴被什么东西给堵上了了,软软的滑滑的还略带着一丝丝特有的香味,不用说我也已经猜到了,这绝对就是沈小依的嘴巴。

  我的大脑在沈小依的嘴巴主动亲上来的时候突然一阵缺氧,我突然有种呼吸很是困难的感觉,心里边不断有个声音在提醒着我这可是沈小依第一次主动吻我啊!怎么能不让我感觉激动那?

  却是说我和沈小依来回相互的亲吻了一会之后,她放开了我,我看了一眼她却是见她一张小脸略微的有点红,但是主要是眼睛之中却是趟着动人的泪水,我在看到了她的眼睛有泪水的时候吓了一跳,忙问了句“小依怎么拉?”

  却是见沈小衣红着眼睛幽幽的看着我突然道了句“大路你是不是不爱我了?”

  我的心在听到了沈小依说的这句话的时候突然间觉得紧紧的揪在了一起,更加的觉得难受了。

  第二三七 生日(2)

  其实此时此刻我完全能理解沈小依的心情,但是就是因为理解我才觉得难受,此时的她以为我说这些话,目的就是要跟她分手的,其实她那里又知道我真正想的就是因为自己没办法给她们就个自己唯一的爱,所以才会说那些话了。\\ //我听了沈小依的那句话之后没在说话,但是我的心里边却是一直在难受着,只是用手把她搂在自己的怀中搂的更紧了,生怕一不小心她就会消失了似的,其实让我难受的原因还有一个那就是直到现在沈小依都没有感觉出来我是多么的爱她吗?想到了这的时候我感觉自己真的有点失败了,既然爱着她们每一个人,但是她们每一个人却都没有丝毫的感觉到,这说明了什么,我不愿意在去想,因为越想让我就觉得越难受。

  沈小依的乖巧的,金艳也是善解人意的,也只有柳思思的性格略微的有点张狂,但是她们那一个不是对自己无微不致的,可是自己都做了些什么,说是爱她们,但是她们却丝毫的感觉不到,这又算是什么爱了,我不明白,其实不是我不明白,只是我不愿意去接受这么一个事实。

  “小依我爱你!”我不知道现在说这话算不算太晚,但是我知道有的话必须说出来,是以我对着沈小依真诚而有深情的说了出来。

  沈小依被我搂在怀中的身体突然僵硬了一下,然后就听的她突然小声的哭了出来,我的心里边又是一惊,是不是我又说错了什么,听着沈小依的哭声之后我突然又种很是懊恼的感觉,自己怎么就会惹她生气了,于是嘴巴里边一直不停的说着对不起,但是沈小依就在我的对不起说到了第七个的时候突然用手捂住了我的嘴巴,然后盯着我的眼睛说了句“大路,永远不要和女人说对不起,那样会让她们觉得你在爱她们了!”

  我愣了一下,显然没有想到这个事情决然这样的严重,于是便不在说什么,只是嘴巴很听话的吻了上去,我的嘴巴刚吻上去之后就感觉沈小依开始很是配合的回吻起来。

  我顿时感觉自己的嘴巴里边又是一阵却氧,手也开始不安分的在她的身体之上来回的游走,弄的沈小依是娇喘连连,嘴巴里边一直呜呜的估计有什么话要说只是被我的嘴巴给挡着一时间也说不出来。

  过了一会之后我放开了她,因为时间不早了,而我们还没给柳思思买下生日蛋糕了,于是我在放开了沈小依之后道了句“走吧去给思思买生日蛋糕吧!”

  沈小依很是听话的点了点头,而我则是开动了车子。

  当我们回到了家的时候已经是六点多了,时间过的真快,在我们回来的时候给柳思思她们打了个电话,问了句她们什么时候回来了,柳思思却是问了我句“给她办卡了吗?”

  我的心里边笑了笑,但是嘴巴上边却是极为严肃地回答她办了,柳思思哦了一声不在说话,我又问了句“你们多会回来呀?”

  柳思思沉默了一会说“等会吧,我们现在正在给大宝买衣服了,说不定得在过一个多小时了。”我听了她的话之后心里边一下乐了起来,我要的就是这一个小时,要不那能把我和沈小依的计划都弄好了,心里边虽说是这样想的,但是嘴巴上却是说“那好吧,你们先逛的,我和小依给做饭吧!”

  柳思思简单的恩了一声之后,就挂了电话,可以感觉出心里边满是无尽的失落,我的心里边虽然在听到了她的失落的声音的时候我的心里边也是莫名其妙的跟着难受起来,但是我知道今天晚上一定会让柳思思感动的忘记一切的。

  却是说柳思思在刚接我的电话的时候还以为我终于知道今天是她的生日了,但是没想到的是我问她什么时候回去,这让柳思思原本就不好的心情,一下子变的更加的惆怅了,心里边已经不是第一次说恨死我了,其实柳思思感觉自己要的也不多,只是希望自己喜欢的人能和自己简单的说着生日快乐,但是这个郭大路就像是个猪一样,笨的要死了,心里边明明是喜欢自己的,可就是不说出来,想到了这的时候柳思思的心里边更加的气愤了,心里边暗自想到晚上回去一定要好好的收拾一下他。

  这一切当然我都不知道,此时的我正和小依在厨房里边忙着了,俩个人在那边做饭边聊着天,不过只是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我们知道在柳思思她们回来之前必须得把所有要准备的东西都给准备好了。

  终于在七点多一点的时候所有的饭菜算是暂时的准备好了,这个时候我的电话却是突然的响了,我一看又是柳思思打来的,没多想就接了起来,原来柳思思问我今天给不给大宝去接风了,我当然说要接了,只不过是今天把地点改在家里边了,并且告诉今天是沈小衣亲自下的厨,柳思思估计也完全的失望了,此时听说沈小衣今天下厨了,就道了句“那就在家里边吧!”

  在挂了电话之后,我又和沈小依合计了一下,蛋糕应不应该拿出来了,我想了想到了句既然是惊喜,那就惊喜到底吧!

  沈小依听我这么一说笑了笑没在作声,只是在那静静的等着她们的回来,在等她们的这段时间里边我们也没做什么,只是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

  终于在七点半的时候响起了敲门的声音,我知道是他们回来了,就忙去给开门,果然是他们,却是见大宝的手中大包小包的拿着十几个手提袋子,不用说自然是柳思思和金艳的手中是什么也没了,女人就是这样,什么时候都喜欢逛街,更喜欢买东西,但是自己从来不拿。

  三个人在进来之后,金艳走在了最前边,自然的就看见了桌子上的饭菜,吃惊地道了句“大路咱家是不是要养猪呀!”

  我愣了一下不解的问了句什么意思了,金艳笑着道了句“怎么做了这么多的菜了,不会是有人过生日吧!”

  我又是愣了一下,随后眼睛悄悄的看了一眼柳思思,却是见她的身体一征,脸上边一副失落的样子,我洋装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道了句“瞎说,小依你今天过生日吗?”我虽然嘴上边是这么说的但是心里边却早就是乐的开花了,思思,就让你在生气上一会吧,我一定会给一个惊喜的。

  沈小依见我问她,便极其配合地道了句“那有啊!在说我的生日早过,大宝是你要过生日吗?”

  大宝一脸迷茫地道了句“俺生日也过了啊。”

  我接过了大宝的话又道了句“就是,在说金艳今天也不是你的生日吧!其实今天主要是给大宝接风的。”

  金艳哦了一声,没在说话,但是我却从柳思思的脸蛋上看出了一种彻底的绝望,说句实话我差点就忍不住要和她说句生日快乐了。

  但终究是忍住了,一定要到最后给她一个惊喜,我的心里边暗暗地想到。

  “好了既然大家都回来了,那就开饭吧,估计在不吃的话就快凉拉!”沈小衣也是假装什么都不知道地。

  他们三个人除了柳思思之外,无一不是一副高兴的样子,惟独只有柳思思一个人在那一副很是明显的失落的样子,看的我直心疼,不过却也是一件没办法的事情,我答应自己要给她一个惊喜的。

  第二三八 意外

  饭做的很不错,尤其是那条鱼做的更绝,我打趣着小依你要是失业了可以去酒店当厨师了,大家哈哈的笑成了一团,但是我在看柳思思的时候却是见她在那依旧是强颜欢笑的,我的心里边虽然有点难受,但是却是想道“思思你就等着一会给你个生日惊喜吧!”

  气氛真的不错,除了柳思思在那不太开心之外,大家都是一副特别开心的样子,我也装着看不见她的不开心,在那和金艳她们说着一些生活中的趣事。/ /我突然觉得生活其实也挺美好的,处处都是美好就等着你去发现了,只不过是有时候在发现的时候脚下边不小心踩了一堆够屎。

  就在我们的饭吃到了一半的时候我的手机突然响了,我一看是一个不认识的号码打来的,我有点疑惑但还是接了起来,但是一接起来我就后悔了。

  这个电话是周天霸打来的,他在喂了一声之后我就已经听出他的声音来了,没错就是周天霸的声音,我道了句“什么事了?”

  却是听的周天霸在那语气极为平淡地道了句“没什么,就是找你有点小事。”

  “哦,什么事了,你说吧!”我不想和他有太多的纠缠,但是还是语气客气地道了句。

  “我想这件事情在电话里边也说不清楚,不如我们找个地方说吧!”周天霸的语气依旧是平淡地道,让人猜不出他的话是什么意思了。

  “我现在手头有点事了,明天吧!”我可不想让他打搅了我给柳思思准备的惊喜。

  但是没想到他突然道了句“明天的话我想若惜已经嫁为人妻了!”他的话就说到了这的时候便不在说了,但是我的心里边一听却是感觉自己好象吃了很大的一惊,他的话说的很含蓄,但是我知道他不是在开玩笑,我想说点什么,但是他却又道“我会在青年路的”来喜“饭店等你一个小时的,假如这一个小时你不来的话,我想若惜明天就会真的成了别人的新娘了!”

  什么意思了,我忍不住问了句,但是电话却断了音了,这个该死的周天霸到底在搞什么鬼了,去死吧,你让我去我就会去吗?我的心里边不屑地想着。

  挂了电话刚想继续吃饭,但是却感觉气氛有点不对劲,我一看大家都在看,我呵呵的笑了笑道了句“没事,吃饭!”

  但是心里边却是在也没有丝毫的心情去吃饭了,明明是特别有味道的饭菜被我吃进去了之后却是又觉得丝毫的没有味道了。

  “大路你句实话你希望若惜嫁给丁武那个王八蛋吗?”柳思思的语气突然幽幽地道了句。

  我迟疑了一下但还是道了句“我恨不得把丁武的皮给拨了,你说我愿意让若惜嫁给他吗?”我的语气有点无奈地道。

  “那就行拉,你现在可以出发去周天霸说的那了!”柳思思的语气极其干脆地道。

  什么?我以为自己听错了,就有点激动地喊了出来。

  “为什么让我去那了?”我不知道柳思思为什么要让我去周天霸约定的地点了,就问了出来,却听的柳思思道了句“没有为什么,除非你希望周若惜嫁给丁武!”原来我刚才打电话的时候她们每一个人都听到了。

  “可是…”我还想去争辩什么,但是就听的柳思思的语气有点严肃地道了句“没什么可是,要不去,要不就不去,在说前天晚上你已经和周若惜行了周公之礼了,你理当要负责任!”她说的是没有一点点的语气,但是在我听来心里边却是凉了一片,同时脸红的程度恐怕像是猴子的屁股了,原本她们对于前天晚上发生的事情都早就知道了,我有点无语了,柳思思说的没错,自己应该付责任的。

  我站了起来,对着她们三个道了句“思思,小依,金艳我不知道自己还能说什么,但是我知道我的做法一定让你们生气了,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会那样了。”说到了这的时候我停顿了一下,但是柳思思却不在给我说下去的机会了,却是听的她在那突然道了句“要是个男人的话,就不要在婆婆妈妈的了,每个女人都希望自己的所爱的人能够是一负责任的人,你可以不富贵,可以没有钱,可以不帅,可以不解风情,但是你必须得负责任,这是最起码!在说了我想若惜也希望看到你负责任的样子。”柳思思的语气有点炽热,但是她的眼神却是坚定的,却是见她的眼神坚定地看着说出了上面的话。

  说的我的心里边都暖乎乎的了,我知道自己是该去负责任的时候了。

  我刚站起来,就见大宝也更着站起来,我看了他一眼道了句“大宝你站起来干吗?”

  却是听的大宝道了句“大哥,俺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俺知道肯定有危险,更何况俺现在能做的也就是这种事情了,俺不敢说俺跟着你去了,就绝对能保证你的安全,但是俺敢说俺去了,至少能让你的危险系数降底不少!”

  我愣住了没想到这个藐视简单的大宝能说出这样的一凡话来,不过说的我的心里边确实暖和和的,我笑了笑,想说点什么来拒绝他,但是柳思思在那却是道了句“大路,大宝说的没错,就让大宝跟你一起去吧!”金艳也附和着道了句“对啊,至少大宝在某些方面是你无法比的!”我知道他说的是大宝的功夫,这我又何尝不知道了,但是周天霸毕竟不是常人,这其中的危险是谁都想不到,所以我不算带着他去,可是看了一眼沈小依,却是见她的眼神之中也满是希望我能带大宝去。

  我愣住了,她们几个对我的关心确实让我感动,可是我还是不能让大宝和我一起去躺这躺洪水,但是就在这个时候却听的大宝突然道了句“大哥你要是把俺大宝当兄弟的话,就带俺去吧!”

  我的目光有回到了大宝的身上,却是见他正穿着今天刚穿的衣服,一身黑色的西装架在他那身高大的身体之上显得更加的强壮,我的心里边无奈的点了点头。

  我此时的心情就连自己都不知道是怎么想的,说句实话我总觉得周天霸今天找我来,绝对不会有什么好事情,可是我又不知道他找我到底是什么事情,我的心里边总是觉得今天带着大宝是一件非常错误的事情。

  在我的脚刚走到了门口要开门的时候,我的心里边突然又记起了今天是柳思思的生日,我就这样贸然的走了之后是不是有点不妥,可是我又不想等到自己回来的时候已经过了今天,那么到时候在给柳思思说生日快乐就不在有什么意义了。

  大宝见我在门口迟迟的不肯开门走人就问了句“大哥,是不是还有什么事情没做了?”

  我回头看了一眼柳思思,却是见她正在看我,眼神之中满是不舍与关心,我的心里边一动就想走到她的跟前和她说句生日快乐了,可是又一想到自己和沈小依精心准备的那个生日惊喜,我就又犹豫了,这个时候突然听的金艳道了句“怎么拉,是不是舍不得我们啊!”说罢又笑了笑。

  我回头对着她们笑了笑,打定注意等自己回来了,在给柳思思那个生日的惊喜吧!

  门就在我打定注意的时候开了,我看了一眼大宝,然后和他点了点头一起走了出去。

  第二三九 变卦

  一路无语,我不知道大宝在想着什么,但是我的脑袋里边却是一直在想着周天霸这个时候找自己到底有什么事情了,不过可以肯定的是这件事绝对和周若惜有关系,要不然他周天霸也就不会说,我要是不去的话周若惜明天就嫁为人妻了,不过让我搞不明白的是周天霸为什么要跟我说周若惜要嫁为人妻了,周若惜嫁为人妻又跟我有什么关系了。\\  \\\\想到了这的时候我的心里边突然出现了一个不好的念头,既然周天霸这么肯定他跟我说了周若惜要嫁为人妻的话我肯定会去找他,那么这样说来,他势必已经知道了我和周若惜的事情,要不然也就不会这样说了,想到了这的时候我的心里边一阵恶汗,这周天霸确实不是常人,居然能知道我和周若惜的事情了,不过也难说,他的势力那么庞大,要知道我和周若惜的事情也是一件非常容易的事情。

  不过让我不知道的是他是怎么知道我和周若惜的事情的。

  我的脑袋在飞快的转着,周天霸和周若惜的身影一直替换着在我的脑袋里边出现,让我不知道自己到底在想些什么,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这个时候的路上边行人已经很少了,我就这样边想问题边开着车,车的速度也不快,我看了一眼大宝却是见他的眼睛一直盯着前边的路,一副特别紧张的样子,我知道他是担心我这样心不在焉的开车万一出什么事情了。

  青年路很快就到了,车停在了来喜饭店的时候我并没有着急的下车,只是在车里边小心翼翼的看了看外边的情形,人真的已经很少了,这个时候我拿出了手机,给沈小依拨了过去,电话很快接了起来,刚通了就听的沈小依道了句“怎么拉大路?”

  我沉默了一下道了句“思思在你的身边吗?”

  沈小依马上就会意过来道了句“不在,她和金艳看电视了,我在厨房了。”

  我哦了一声然后道了句“假如我要是在十二点之前没回去的话,你就替我和思思说声生日快乐!”

  沈小依那边沉默了一下,然后有点担心的问了句“怎么拉大路,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没事,我就是怕自己赶不回去了,你记着就行拉,也别说的太早了,你明白吧!”

  “恩,我知道了,你和大宝自己小心点。”她的语气依旧是很担心地道。

  “恩,我知道,那就这,我挂电话了。”其实我是想和沈小依说个来宝贝亲一下,但是碍于大宝在了,我就没有那么恶心。

  挂了电话之后,我看了一眼大宝,却是见他也在看着我,我突然道了句“紧张吗?”

  大宝笑着摇了摇头道了句“不,跟着大哥俺啥都不怕!”

  我呵呵的笑了笑,然后叮嘱道“你小心一点,我们一会要见的是这个城市黑道上最厉害的人。”

  “啊!他是黑社会的?”大宝有点吃惊地问道。

  恩!我点了点头,“要不你就别下去了,到时候我要是有个万一的话,你就给我报警吧!”我原以为大宝会很听话的答应的,但是没想到他却是道了句“真要是黑社会的话,那么我更不能不去了。哦,对了大哥他叫什么名字了?”

  “周天霸!”我想起了大宝在这个城市也待过估计也知道这个名字,果然我的话刚一说完就听的大宝吃惊的道了句“周天霸,真的是周天霸?”看来他是真的听说过周天霸。不过也难怪周天霸那么厉害,这个城市估计没听过他的人真的很少。

  “大宝你真的想好要我和一起去吗?我觉得你还是坐在车上等我吧!”我在听了大宝在听到了周天霸时吃惊的语气后有点担心地道。

  “俺决定了大哥俺跟你进去,其实就在家里边的时候俺就决定了,不管你去见什么人,就算是阎王也好,俺也会跟着你去的!”语气坦荡真诚。

  我有点被感动了,这个大宝看来自己真的没有认错他,见他都如此坚定的说,我要是在坚持我的立场的,估计他就会觉得我不够意思了,于是我便没在说什么,只是和大宝一起下了车。

  今天的周天霸有点特别,为什么说是特别那?是因为今天的周天霸的身边居然没有一个人,对,就连一个人也没有,就他一个人,正坐在一个小包厢里边慢慢的抽着烟。

  其实就连周天霸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给我打电话了,下午丁武的老子也就是丁书记跟他说的话还呖呖在耳,让他怎么听都觉得不舒服,本来自己儿女与丁书记儿子的婚礼是已经定了日期,但是就在今天下午的时候丁书记居然盛气凌人地对他说,让自己的儿子大后天就迎娶自己的女儿,按说自己也希望能丁家接为亲家的,可就是不知道为什么丁书记在给自己说的时候,自己会感觉不舒服,丁书记的为人自己也不是不清楚,但是今天丁书记说话的方式与语气也太张狂了,好像自己多么希望能与他丁家接亲似的。

  人就是这么的奇怪,从丁书记那回来以后周天霸越想越气人,这丁书记未免也太嚣张了,他在这个城市是一号人物,自己就未必不是。

  想着想着就给我打了电话,其实说起来我倒要感激这丁书记,要不是他那般盛气凌人的话,我想这周天霸是断然不会和我说关于周若惜的事情的。

  其实周天霸也为难,他早就知道自己的女儿喜欢郭大路,也不是不愿意把自己的女儿交给郭大路,可是相比起丁武来,郭大路似乎还差了那么一点点,不说别的单是丁家的背景就不是郭大路能比的。

  这也是他会选择丁武而不选择我的缘故,说到底还是为了自己的利益。不过却是拿自己女儿去换自己的利益了。

  其实让周天霸给我打电话的缘故还有一个理由,那就是大宝了,那天晚上来袭击我和大宝的人就是周天霸给派的去,目的是想教训一下我在下午的是时候把他的财路给断了的事情,但是没想到我的身边居然有个高手,当然就是大宝这个高手了,后来周天霸自然的就知道了我身边的大宝,而且在知道了之后竟派人去查了一下大宝的底子,大宝的背景到是没什么,不过自身的实力却是让周天霸心动,最重要的是这家伙居然认郭大路做了哥,这也是因为大宝的这一个关系吧,他就给我打电话了。

  周天霸的手下也不是没有一个人能打好几个人的,但是实力却每有一个能比大宝的势力更厉害,周天霸走的就是混社会的这条路,自然免不了动手的时候,而大宝的实力让他的眼睛一亮,所以就起了把大宝拉到自己当个手下的念头,要不就给自己当个明意上的司机,实际上是自己保镖的意思。周天霸在这条道上混的时候不短了,能有今天的这个地位除了他自己的势力不容小瞧之外,更多的就是狠了,所以理所当然的就接下了不少的仇家,有仇家自然就有人想要他的命了,这个时候大宝无疑是他保镖中最好的人选了。

  想到了这的时候周天霸原本严肃的脸蛋上出现了些许的兴奋之色,一想到大宝的那分势力,周天霸就觉得自己像是吃了伟哥一样,全身都充满了力量。自己现在能做的就是在这等郭大路的到来了,而他也是绝对的有信心让我来,让我来的唯一能来,也想来的理由那就是自己的女儿了,想到了自己要这么做的时候,心里边慢慢的滋生出一丝丝对不起自己女儿的念头来,但是转念一想要是把自己的女儿能嫁给郭大路倒也不是一件坏事,至少那个郭大路也不是什么省优的灯。

  我和大宝在服务员的带领下走进了周天霸预先定好的那个包厢的时候,周天霸还坐在那迷着眼睛思考着什么,但是见我们进来了之后马上睁开了眼睛道了句“欢迎,欢迎。”说着笑着把手伸了过来,让我和大宝一下子都傻在了那,心里边想着这周天霸的葫芦里边到底卖的是什么药了。

  第二四零 目的

  有一句话说的好,无事献殷情,非歼即盗。\\\\\\面对着周天霸第一次跟我伸出的友好之手我除了选择用发愣来表示之外在也没有别的什么念头了。

  我突然发现其实周天霸笑起来不但不难看,反而还有点迷人,而我就是在他的这笑容中不经意的又是愣了一下,但是周天霸的手我却还是没有握上去,“怎么看不起?还是嫌我的手脏了。”周天霸笑着道。

  一瞬间我回过了神,同时也把自己的手伸了出去,认识周天霸的时间不长,但是我深深的知道眼前的这个人不是我能惹的起的,周天霸在和我握过了手之后把眼光飘向了大宝,我正要忙着给他介绍一下大宝,但是却听的周天霸又是笑着道了句“这位小兄弟我知道,就是你的兄弟大宝吧!”说着把自己的手也伸了出去。

  能让周天霸笑着把手主动伸出去的人不多,而且是表面上非常友好的把手伸出去的人,说实话这一瞬间我的思绪竟有点恍惚。

  有的人总是希望自己的名字可以让许多人都能够知道,以为那就是出名,当然许多人都喜欢出名,但是我的心里边在听到了周天霸说出大宝的名字的时候心里边顿时闪过一丝丝不安的念头,或许他周天霸今天找我来就是为了大宝,我的心里边这样想到。

  在与大宝握完了手之后大家没在客套什么,纷纷的落座,这个时候周天霸把菜单放在了我和大宝的面前嘴巴里边笑着道了句“点几个自己喜欢吃的菜,这虽然比不上金碧辉煌,但是却也是别有一凡分味,这也是我选择这的道理吧!”周天霸侃侃的说着,那表情分明就是我和大宝的亲人一样,客气的让我怀疑这周天霸是不是外界那个传说中杀人如麻的周天霸,我的神情有点恍惚,他的笑容让我看不到丝毫有危险的样子,但是就是他的这莫名其妙的笑让我却觉得不安,要是周天霸此时绷着脸的话我倒也觉得正常,可错就错在此时的他居然是笑着的,而且自从我和大宝进了这个包厢之后周天霸就一直在笑着。我有种好像掉进了陷阱的感觉。

  最重要的是周天霸的口中提到了金碧辉煌,我的心里边咯噔了一下,难道今天他叫我来就是因为金碧辉煌的事情?我的脑袋里边突然想起了陈胜的话来,这周天霸就是想要金碧辉煌。

  周天霸见我俩迟迟的不肯动手动嘴就又是笑着道了句“是不是觉得这的饭菜不合口了,要不咱们去别的地吧!”

  他这么一说就更让我觉得有点迷惑了,他这样笑着究竟是什么意思了,说这话更是什么意思了,难道今天把我叫来真的就是想请我吃一顿饭吗?我的心里边真的开始迷糊了,但是我知道此时的自己绝对不能在像是个木头一样坐着了,于是我也笑着道了句“周先生那的话了,我们在出门前已经吃过饭了,所以这菜就不用点拉!”我的意思已经说的很是明白了,但是周天霸却又是笑着道“叫周先生多别扭了,要不嫌弃的话,就叫我声叔叔吧!在说你和若惜也不是挺熟的吗?”说罢又是笑了笑。

  我的心里边又是咯噔了一下,这周天霸今天叫我来到底是什么意思了,此时我的却是完全的没有头绪了,而且他在说周若惜的时候竟是格外的亲切,我又想起了他在电话中的那句你要是不来的话若惜明天就要嫁为人妻的话来,究竟是什么意思了,我不知道,先前是金碧辉煌,现在又扯出了周若惜,他到底要和我说什么了,此时我的大脑里边只觉得恍恍惚惚的,完全没有了头绪,不过不管怎么说这一声叔叔我却是怎么也叫不出口来,按说以周天霸的这个年龄段来说,我是应该叫他一声叔叔的,可我也不知道自己的心里边就是觉得的别扭,甚至是极度的不习惯,难道和他的身份有关系?我的心里边胡乱的想着,不过又一想柳天中的身份也特殊,为什么我就可以随口的叫出拉,而这周天霸却不行。

  我的脑袋在迅速的旋转着,但是却依旧没有丝毫的头绪,“怎么?郭贤侄有心事?”周天霸见我迟迟的不说话,以为我在想什么了,就笑着关心地问了句。

  我回过了神摇了摇头道了句“不知道周先生今天把我叫这有什么事了?”

  我的意思是有什么事情的话就赶紧说吧,那知道我的话出口之后这周天霸竟是一脸不高兴地道了句“看来郭贤侄是有点看不起我这个叔叔啊,也难怪我只是一个混社会的,那能比的上柳市长了!”语气之中有着让人琢磨不定的失落。

  我愣了一下,心里边疑惑的很,但是我又知道这周天霸自己能不得罪就尽量不要去得罪,所以想到了这的时候我站起来道了句“周叔叔说的是那的话了,我这不是一时间换不了口,所以才口误了,不过我想以周叔叔的肚量不会计较吧!”一席话把周天霸原本不高兴的脸一下子说的笑了起来,边笑还边说着“郭贤侄那里的话了!”

  “那周叔叔今天把侄子叫来到底有什么事情了!”我又问了一遍,毕竟早知道他找我来的意思自己就能早做打算,对我来说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其实也没什么事情,就是那天在那个K歌城里边郭贤侄在我临走的时候和我说的那些话,我在回来之后一直在想,苦想了好几天之后我突然间恍然想通了,郭贤侄说的没错,这丁家确实不会给若惜幸福的,你哪天和我说了之后我就让人去查了一下那个丁武的底子,在才发现原来那个家伙是个十足的人渣,仗着老子的那点实力,当真干了不少的坏事,你也知道我就这么一个女儿,当然是希望她能够幸福了,所以我就权衡了半天决定日后不在干涉若惜的事情了。”他的语气好真挚,他的声音好坦诚,他的样子好认真,我突然愣住了,我不知道周天霸怎么一下子有了这么大的转变了,是真的想开了,还是另有所图,还是和丁家发生了什么不愉快的事情。不过总的来说这是一件好事情,若喜日后就真的自由了,我的脑袋在迅速的想着,但是同样的没有一点的思绪,不过感觉上却是在告诉我这件事情绝对不像周天霸说的这么简单。

  周天霸见我坐在那一句话也不说,就道了句“怎么在怀疑周叔说的话啊!你就放心吧,周叔的为人也许不怎么样,但是在说话方面还是算数的,不信你可以去社会上打听打听,从来就是说一是一的,绝不变卦!”周天霸虽然这样说着,但是心里边却是暗暗的想道“要不是我认为大宝的用处比丁家对我的用处打的话,鬼才和你说这些了!”不过这些当然是我不知道的。

  我又愣住了,真的是像他说的吗?我不知道。我想问一下,若惜和丁家的婚姻真的取消了吗?但是我不敢问,我怕我问出来之后周天霸又说我不相信他的话,不过他说的是不是真的,也不用着急的去计较,反正时间会给我证明的。

  “怎么了,郭贤侄,你怎么一句话也不说了,是不是若惜自由了你不高兴啊,还是你希望若惜嫁给丁武那个人渣了!”周天霸故意道了句。

  不过我没想到自己居然着急地道了句“不是,不是,周叔又说笑了!”我的嘴上边虽然是这样的说着,但是心里边却是在想着“一定是周天霸和丁家发生了什么不愉快的事情,不过总体来说这一切对自己真的不是什么坏事。”

  几个人开始沉默起来,在过了一会之后却是听的周天霸突然道了句“其实今天找郭贤侄来还有一件事要求郭贤侄了!”

  恩?

  我在听到了周天霸的这句话之后我和大宝同时对看了一眼,但是都愣在那了。

  
日出东方,唯我不败。一统天下,千秋万载。
————————————————————————————————————————————————————————————————————————
【分享赚钱】—【3D胆码王欢迎您】——【杏吧论坛.com】—【APP下载】
回复 + 2银币

使用道具

等级:Level 1

1

主题

69

帖子

1

积分

Level 1

积分
1
发表于 2018-4-17 21:34:1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
感谢分享

等级:Level 1

1

主题

69

帖子

1

积分

Level 1

积分
1
发表于 2018-4-17 21:34:2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
谢谢分享

等级:Level 1

1

主题

69

帖子

1

积分

Level 1

积分
1
发表于 2018-4-17 21:34:4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
谢谢分享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X
TOP 加入VIP 登录注册
签到中心
微杏APP
百年杏吧杏彩蜜桃儿博马365摩臣娱乐嗨商城派趣游戏杏吧棋牌

加入我们|杏吧直播|杏吧浏览器|广告合作|最新地址|手机版|小黑屋|Facebook|Twitter|杏吧-华语第一成人社区

国外社交媒体: Twitter  Twitter  Twitter  Twitter  Tumbrl  Tumbrl  Tumbrl  Tumbrl  Xvideosl  Xvideosl  Xvideosl  Xvideosl  Pornhub  Pornhub Pornhub Pornhub GMT+8, 2018-4-26 21: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