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吧_性吧_sex8_杏吧有你春暖花开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 亚洲最大赌场

    亚洲最大赌场

    亚洲最大赌场,老牌信誉大额无忧。24小时存取款秒到账,政府颁发执照,安全有保障。电子游艺,真人视讯,棋牌游戏样样火爆!期期好礼相送!
  • 凯旋门娱乐城

    凯旋门娱乐城

    凯旋门娱乐城 老牌首选大额无忧。注册自动即送8元,存款1元再送18元。电子游艺优惠多多、期期好礼送不停!
  • 澳门美高梅

    澳门美高梅赌场

    【澳门美高梅赌场】亚洲顶级娱乐场,官方直营国际品牌,七大真人视讯平台,VIP会员时时返水,线上存款返点0.5%,亿万好礼期期送。
  • 500万彩票网

    500万彩票

    500W彩票下载APP送28元,首存再送8888元.时时彩 北京赛车 快三 11选5 幸运28 六合彩 PC蛋蛋 分分彩
  • 澳门百利宫

    澳门百利宫赌场

    澳门百利宫赌场官方直营,亿元现金好礼期期送,提款超速
  • 99百家乐

    99百家乐

    【99百家乐】 微信扫码支付无需提交存款单秒到账扫一扫1-50000元!上万款游戏任您选,下载手机 APP 即送18元 每日签到送豪礼,99百家乐全勤奖金周周送!
  • 888真人

    888真人娱乐场

    888真人网上真钱赌场,信誉最好的平台,亿元现金好礼期期送,提款超速!
  • 威尼斯人

    威尼斯人娱乐城

    威尼斯人娱乐城, 七大主流平台,铸就品牌辉煌,亿万现金好礼期期送。相信威尼斯人,相信品牌的力量。
  • 博狗娱乐城

    博狗娱乐城

    博狗娱乐场世界十大上市品牌公司,性感荷官裸体赌场发牌,百万提款3分钟火速到账
  • 新葡京娱乐场

    澳门金沙娱乐场

    【新葡京娱乐场】 微信扫码支付无需提交存款单秒到账扫一扫1-50000元!上万款游戏任您选,下载手机 APP 即送18元 每日签到送豪礼,新葡京娱乐场全勤奖金周周送!
  • 彩票55

    彩票55

    【彩票55 官网:cp55.com】彩票55下载APP送18元,时时彩 北京赛车 快三 11选5 幸运28 六合彩 PC蛋蛋 分分彩
  • 永利高赌场

    永利高赌场

    【永利高赌场】首充即送28元,次存再送888元,天天8888元红包抢不停,天天返水3%!
×

选择推广文案

【和护士姐姐同居 】【251-260章】【作者:墨远】

http://jdinke.com/?x=0

查看: 6948|回复: 4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都市生活] 【和护士姐姐同居 】【251-260章】【作者:墨远】

[复制链接]

等级:副版主

Level 12

1272

主题

1470

帖子

5957

积分

副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5957
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
 楼主| 发表于 2018-3-27 14:04:09 | 只看该作者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
把本文推荐给朋友或其他网站上,有用户注册将增加您在本站积分:1金币 1推广点 ,新用户发帖,您还能得到20个金币,TA购买了VIP,您还能得到25%的rmb奖励 >> ->详情点击


杏吧有你,春暖花开!马上注册,看更多精彩内容!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webno.1 于 2018-4-10 10:33 编辑

25565
个字数
57105
个字符
  第二五一 算数

  有的人虽然很坏和坏但是最起码说话还算句话,而周天霸显然就是这样的人,这是让我史料不及的事情。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上午十点多了,我感觉自己的身体有种被掏空了的感觉,昨天晚上玩的真的有点太过火了,一个人居然来了俩次,现在想想我都觉得自己好像是在做梦一样,但是这回身体的感觉却又给了我知道自己不是做梦,昨天晚上的事情确实发生过了。

  迷着那双略微还有点瞌睡的眼睛,我感觉此时的自己假如在躺下的话绝对还能睡着的,柳思思她们居然都在,谁都没有没有上班去,这又是一件让我意想不到的事情,在我的影响当中,柳思思是那种不管怎么样都会去上班的人,除非天上下刀子。

  但是现在却还躺着床上,就躺在我的身边,我看着还在熟睡中的她们三个人,感觉一个比一个漂亮,一个比一个妩媚,一个个都像是一个精灵一样,最重要的是三个人谁都没有穿衣服的,也就是都是**的,一个比一个性感,弄的我的心里边痒痒的,于是趁着她们还在沉睡中,就在她们的脸蛋上逐个亲了一下,刚一亲完就听的一个声音在那笑了,这一笑可是把我给吓了一跳。大白天见鬼了?刚一想完就见柳思思在那睁着眼睛笑着看着我,我这才知道这家伙原来早就醒来了,只是在那装睡了!

  刚一想完就听的柳思思在那拍了一把沈小依与金艳笑着道了句“都别装了,谁在装的话就让大路非礼谁!”

  我一听这话顿时感觉自己的心里边一阵恶汗,这柳思思当真是口不遮拦啊!不过她的话一说完就听的沈小依和金艳在那都笑了,我在看在之时却是见三个人都在那瞪着眼睛看着我,一想到大家都还裸着是身子,就有点尴尬的笑了笑。

  柳思思见我的眼睛一直盯着她看了就红着脸道了句“不要脸!”说罢用被子把自己给盖上了,沈小依和金艳见状也都纷纷的把自己的身体给盖上了。

  我的心里边觉得有点扫兴,这么好的一个机会就这样给错过了,于是便不在与她们纠缠什么了,其实说句实话就算是真的在给我的这样的机会的话,自己不一定能像昨天晚上一样应付的来。

  于是我下了床,去洗了把脸,心里边有点觉得无聊,我突然一下子觉得自己不知道到底自己要干什么了,昨天晚上是感觉到了自己力不从心,但是现在却有感觉到了无聊,人怎么这样的奇怪了,我有点不解的自问道,不过回答我的依旧是不知道。

  柳天中的电话打来的时候我正在催着她们三个小妖女起床了,柳思思这家伙就是赖在床上不起,自己不起也就算了,但是还不让金艳和沈小依起床,弄的我无奈的看着她们三个,问了句“你们要怎么样才起床了!”

  柳思思似乎就是在我说这句话,却是见她的眼睛一转在那,就道了句“除非你…”我有点心急地道了句“除非我什么啊,你痛快点!”但是一说完我就后悔了,悔的肠子都青了,在肚子里边打着结了,我的话刚说完就听的她突然道“除非你帮我们穿衣服!”柳思思脸不红心不跳的说了出来。

  什么?我现在终于知道变态这两个字怎么写了,按说这样的要求我在听到了之后不应该觉得气愤的,但是我现在就是被气的不行,这柳思思怎么说也都二十五岁了,怎么还想孩子似的,我无奈的摇了摇有,然后道了句“你们自己慢慢的穿吧,我还有点事,就先走拉!”其实我根本就没有事,只不过是实在不愿意给她们穿衣服了,柳思思听我这样一说一张小脸马上几拉的像是张马脸似的,在那一脸不高兴的看着我,但是眼神之中却满是委屈与失落,我看在眼睛里边觉得有点伤感,就无奈地道了句“算了算了,姐姐们来吧,我帮你们穿吧!”

  但是电话就是在这个时候响了,我在听到了电话的响声之后,心里边哈哈的乐开了,这也太巧了吧,说实话要是没这电话向的吧,那我到现在估计就得给这三个家伙穿衣服了,其实我倒不是怕给她们穿衣服,只是我怕自己忍受不了那种冲动,虽然昨天晚上来了几次,但是要知道早上的**是最强大的。

  现在好了,有电话了,我指了指她们三个又指了一下自己的手机,意思是自己要接电话了,柳思思有点不耐烦地道了句“行拉,去吧!”

  我像是古代的时候得了大赦的犯人一样,兴奋的出了柳思思的房间接起了电话,竟然是柳天中给打来的,其实也没什么只是我没能想到这个电话是他给打来的,而且还是个没有来电显示。柳天中见我刚一接了电话就在那道了句“小郭在那了?”

  我不知道他这么说是有什么意思了,就道了句“我在家了。”

  “哦,来一趟市公安局吧,陈胜找见了。”柳天中的语气让我听不出是什么心情来,是高兴还是别的什么?我不知道,但是我在听到了这个消息的时候我感觉自己突然间快乐的想要大声的喊叫了。

  兴奋的我都有点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好了,于是只是在那一个劲的点头,其实我忘了就算我的把脑袋给点的掉下去了,柳天中也看不见、。

  简单的和柳思思她们说了一下我拿起了衣服下了楼,刚开着车出了小区就听的一个卖报纸的车子在那喊着,特大消息,特大消息,本市的黑帮首脑周天霸今日突然单方面宣布自己的女儿跟丁书记的公子解除了婚约,我在听到了这个消息的时候感觉自己的心里边狠狠的咯噔了一下,我突然想起昨天晚上周天霸和我说过的那些话来,他的话难道真的算数了?想到了这的时候我的心里边突然打了个机灵,照周天霸这么一说的话那么大宝绝对就是去了他那了,其实说实话我真的不想让大宝去那周天霸那里,但是这个大宝好象是抽住了一样,从昨天晚上回家的时候流露出的那种想去的表情来,在到莫名其妙的失踪,我觉得苦难他真的喜欢那样的生活,要不也就不会走那条路了。

  想到了这的时候我的脑袋里边恍惚了一下,没在继续想下去,只是踩了油门向市公安局奔去,因为那里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处理了。

  第二五二 询问

  陈胜在看着我笑,只是那笑容中有着尴尬,无奈但是更多的却是害怕,看到了他的那种眼神的时候我的心里边咯噔了一下,其实就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心里边为什么会突然的咯噔一下,整个办公室里边就我和陈胜,就我和他在看着彼此与对方。\\\\\\\\\\\\\\\\/我的眼睛没有眨一下,连自己都觉得奇怪,我的眼睛什么时候变的怎么好了,其实我知道自己的心里边有点失落,我不知道是为陈胜的失踪或者是出现,还是为了别的,那些让我觉得难过的东西,譬如说是人性。

  我在思考,所以大脑就一直在那转着,而且速度还不慢了,我一直在想着这陈胜为什么会突然失踪了,而且为什么又突然出现在了我的面前,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该去问一问他昨天一天去那了,还是直接给他个耳光甚至在骂他几句了。

  我不知道陈胜的眼睛中为什么会流露出那种害怕我的眼神,难道是我长的让他害怕吗?还是怕我背后的那份势力,我不知道,我只知道自己现在一句话也不想说,本来我的心情很好,好的几乎和柳思思她们在来做一次那件事情的,但是在看到了陈胜之后突然什么心情都没了,我现在甚至变的有点沮丧,看着陈胜的那张已经四十多岁的脸蛋,明明在心里边恨的要死,或者是怕的要命,但是却在那依旧是装出一副笑着的表情,只是心底的寒意让脸蛋上的表情显得那么的不自在。

  “我想你能和我解释一下昨天一天究竟发生什么事情了?”我的语气不温不火地道。

  但是在听到了我的话之后的陈胜却马上又变了脸,此时在看他的眼神的时候在也没有那种尴尬与无奈,更多的是害怕,我的心里边在看到了这中情形的时候又是莫名其妙的叹了一口气,这样的结果是我最不想看到的,但是陈胜最给我摆了出来。

  陈胜没有说话,我知道一个在犯了错误的时候通常都会流露出一副沉默的表情来,老是想拿沉默是金来掩饰自己的过错,其实他们都错了,因为越是掩饰,就会让对方越觉得讨厌,我现在的心情就是这样的,略微的有点讨厌,讨厌陈胜的不说话,其实我是特别的希望陈胜可以给我一个不去讨厌的理由,也让我的心里边好受一点点,我不想让自己觉得每一个跟自己接近的人都是有目的的,而且每一个目的都是见不了人的。

  但是陈胜就是没有给我这几最起码的理由,或许在他的心里边觉得这个时候沉默比开口更让他觉得舒服,只是他不知道我希望的是他会去说话,那怕是一句客套的话,都会让我觉得心里边舒服一点点。

  我在来的路上还在想着自己其实一点也不怪陈胜,他也没骗我什么,或者是打击我什么,大家只是你买我卖的关系,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了,但是我在看到了他之后我就忍不去想去怪他,想去问一下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了,为什么他的老婆要来找我了,假如他真要是失踪的话公安局不是比我更有用吗?

  这也许就是让柳天中看出了弊端的地方吧,我的心里边暗暗的想到,在想到了柳天中的时候我的心里边又一次的被他折服了,陈胜老婆的表演不可谓不精彩,可以说是滴水不漏了,但是柳天中却能从他的一句话中看出他在撒谎了,这就不得不让我佩服了,更让我吃惊的是他居然在听出了陈胜的老婆在说谎之后让赵义去查了一下陈胜的家,结果发现陈胜在那家里边悠闲的洗澡了,当然是在自家的地下室。

  可陈胜就是这样被赵义给揪出来的,而陈胜被带出来之后,她老婆还没有回家了,所以陈胜被带到了这的时候他老婆并不知道。

  “沉默虽然是金,但是在这个时候沉默并不是一件聪明的事情,你陈胜是个聪明的人,我想是应该不会去办那些不聪明的事情的,我只是想知道一下整件事情的经过,并没有什么恶意,在说了如果有什么恶意的话我就不会用那六千万来购买你那只值三千万的股份!”我的语气并没有像是自己想像中的那么生气,依旧只是在那好言的说着。

  而陈胜在听到了我的这些话之后只是在那抬头看了我一眼,便是沉默,在迟迟的等不到他回音的时候我又叹了一口气,其实我是故意叹这口气的,我这么做只是还要让陈胜说话,给我个台阶下的话,但是陈胜依旧没有说话,这让我的心情显得更加的沮丧了。

  叹了一口气之后我站了起来,陈胜就一直把自己的脑袋低垂着,就要快把自己的脑袋低在裤裆里边了,我突然觉得有点好笑,你陈胜什么也没有欠我的,至于摆弄这样的一副姿势吗?还是故意做给我看了。

  我觉得自己在这已经纯属在浪费时间了,我知道在和陈胜就这样的蚝上三天也不会有结果的,此时他的表情就好像是我的老婆一样,完全是一副被我抓奸在床之后的表情,看的我的心里边除了觉得生气之外更多的就是想笑了。

  “今天早上的报纸看了吗?”我突然在转身的时候似乎想到了什么,就随口的问了句。

  陈胜不解的看着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要这样的问了,但是见我问的认真就在那意外的点了点头,“看到了周天霸突然和丁家解除婚约了吗?”我又问了句。

  而陈胜又是点了点头,只是这头点的有点沉重从他的眼神之中似乎已经看出了我说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了,“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一句话,周天霸至所以和丁家解除婚约,那是因为我郭大路不姓丁,你懂吗?”这句话说的真是狂到极限了,不过我只是借助这句话想告诉陈胜一下,这个城市我虽然没什么势力,但是我的每一句话说的都绝对要算话了,不管你想以什么样的方式去逃避或者是曲解我的意思,但是最终你还得给我乖乖的按照我的意思去做。

  说实话这些话说的有点变态又有点狂妄,但是我知道此时的陈胜绝对不是一俩句好话就能让他开口的,此时我的已经不在以前那个你想怎么做就怎么做的愣头小子了,我要让每一个跟随我的人都知道,我要去做的事情或者是我想去做的事情,一但你要是答应了,就得给我好好的去做,千万别耍什么花样。

  陈胜的脸在一次变了,此时的我已经看不出陈胜的这张脸究竟已经变成什么颜色或者是样子了,我只关心的是他究竟为什么要骗我了,不想和我合作你可以痛快的说一句不想和你合作的话,最忍受不了的就是那些耍小心眼的人,老是以为自己是全天下最聪明的人,其实在别人的眼睛里边你才是最愣的那一个。

  看的出陈胜的全身在颤抖,已经成为了杯弓蛇影的陈胜在听到周天霸这个名字的时候竟觉得自己的全身在那开始刷刷的冒冷汗了,其实此时的陈胜心里边有点后悔,后悔自己为什么要听老婆的话了,在他的心里边第一次觉得自己眼前的这个人远比他的外表难对付。

  一想了这的时候陈胜的心里边就觉得自己有点恨自己,什么不好,翩翩要去听自己老婆的话,现在好了,把眼前的这个不算是青年的青年给惹毛了,但是这还不算是厉害的,只是他随便说一个名字就能让自己的心狂跳上半天。

  陈胜在想着,但是这个时候就听的在办公室的外边传来了一阵比一阵厉害的杂吵声,听声音好像是一个女人在和N多个男人在吵。

  我的心里边笑了笑道了句“正主来了!”

  第二五三 和好

  其实我在刚刚听到了那个声音的时候我就知道一定是陈胜的老婆来了,对于陈胜的老婆我不知道该怎么说,小家碧玉她显然够不着,大家闺秀就更不用说了,唯一能解释的就是她势力,我的心里边估计着这回陈胜的莫名其妙失踪多少与她有着脱不了的干系,陈胜在我的心里边不管怎么样还算的上是一个男人。

  果然在我的猜想还没有结束的时候办公室的门就被明显的带着很大火气的人给推开了,我看了一眼正是陈胜的老婆,我眯着眼睛故意不去看她等着她耍点什么花招出来,但是让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她在刚一进门把办公室的门关上了之后就扑通一声跪在了我的面前。

  我愣住了,在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听的她在那居然略带哭腔地道“请你放过我们家的陈胜吧,一切的注意都是我出的,我知道自己是个小女人,我对不起你。”说吧竟又在那情绪加重了的表示的哭了一下。

  我的心里边微微的笑了笑,正要打算把她给扶起来说话了,但是却没想到陈胜居然直接站起来给了老婆一个耳光,然后直接语气凌厉地道了句“给我滚回家去,丢人丢的还不够吗?”

  陈胜的眼睛通红通红的,显得的此时像是一头发怒的狮子,我愣了一下,没想到事情会想着这个方向发展,原本打算出手了,但是现在却突然没有了丝毫的念头,我甚至在想就让他们夫妻俩个人就这样的闹下去吧。

  但是陈胜的那个耳光在打完了之后就见陈胜的老婆居然很是听话的站了起来,幽幽的看了陈胜一眼,在也没说什么话,只是头也不回的走了。

  这一变故又让我愣住了,这场戏唱的到底是那一出了,我有点晕了,抬头看了一眼陈胜,却是见他的拳头紧紧的握着,脖子上的青筋都一根一根的爆起来了,似乎是很生气的样子,我的心里边叹了口气,一时之间不知道自己该说点什么好了。

  陈胜就这样的握着拳头紧紧的握了足足的有十几分钟到最后才慢慢的放了开,看样子是气消了,我知道这个时候是我该说话的时候了。

  于是我站了起来,我站起来没做别的,只是轻轻的拍了一下陈胜的肩膀然后道了句“走吧,出去喝酒去!”

  陈胜抬起头来,眼睛有点不解地看着我,似乎没有听懂我说的话,我笑了笑,没说什么,看了他一会又道了句“事情总得有个结果了,我现在饿了想去吃点东西,我想你也没吃饭吧,那就不如一起去吧!”

  陈胜开始看着我,眼神一动不动的看着我,但是我却从他的眼神之中看不到丝毫的无奈与难过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光,一种感激的光,被他足足的看了有三分钟之后从他的嘴巴里边轻声的蹦出了俩个字“谢谢!”

  我笑了,这是我从昨天到现在第一次真正开心的笑,我突然觉得自己先前的那些心情不好,或者是力不从心的感觉一下全都没有了,我在感觉自己的心情好了不少之后调侃似的道了句“或许一会你就后悔去了!”

  陈胜在听了我的话之后我以为他的脸色会变的,但是没想到他的脸色依旧是保持着刚才那种笑着的神情,他的脸蛋不仅在笑着,而且居然还笑着说了一句“不会在后悔了,无论在有什么事情发生都不会后悔了!”

  赵义有点吃惊,在看到我和陈胜笑着从他的办公室出来的时候,他的表情有点像是前一秒刚刚看到俩个打的死去活来的人现在突然好了一样,在看到了赵义的这副表情的时候我便知道在赵义的心里边想的是我和陈胜必然会各奔东西的,但没想到的是我俩又和好了,又站在了同一条的战线上了。

  不过在短暂的吃惊之后他就笑了,或许他这个玩政治的人知道,最厉害的人不是一个劲的骑在别人的脑袋之上,而把自己的敌人变成能让自己利用的人,在才是最厉害的人吧!也应了那句唯人任我用的话了吧!

  我想柳天中只是不在这,要是在这的话他也一定会笑的,我想他也会支持我这么做的。

  饭店不大,人也不少了,我的那辆奔驰停在了这的时候让整个饭店都显得有点蓬荜生辉的感觉,此时所有人的眼睛齐刷刷的看向了我和刚下车的陈胜。

  我冲着大家笑了笑,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在什么时候已经养成了这样的一个习惯,那就是不管在什么地方,不管面对什么样的人,我都已经养成了一个冲大家笑的习惯,当然也不是所有的人我都会冲着他笑的,比如说丁武,见了他我只有横眉冷对的份。

  而这一个习惯好像是柳天中交给我的。

  话说回来,我在和陈胜进了这个叫百姓人家的饭店之后一个老板摸样的人就围了上来,热情的问我们想吃点什么了,我对这样的服务很是喜欢,虽然不知道他的这份热情的笑里边有几分是真的。

  对着老板笑了笑找了个挨着窗户的位置坐了下,就见老板已经端着一壶水,拿了两个杯子过来,我又冲着他笑了笑,然后就见他给我们每一个人都倒了一杯水。

  我把菜单给了陈胜,陈胜却又还给了我,有点尴尬的道了句“还是你点吧!”

  我笑了笑道了句“陈大哥见外了。”说罢就又把菜单给了他。我以为陈胜不在和我客气了,那知道他还是把菜单递给了我,我又是笑了笑,心里边暗道了声,看来这陈胜的心里边对我是充满了内疚啊!

  我正要说点什么来让陈胜点菜了,但是就听的那个老板却突然道了句“不如尝尝我们这的招牌菜东坡肉吧!”

  我一听也好,既然我和陈胜在这都你推我让的,不如这样也好,于是就道了句“好啊,要不老板你给我们弄几个菜吧,随便什么的都行!”

  那个老板一听我这样说,顿时笑的更甜了,就直接道了句“好的,两位捎等!”说罢就下去了。

  我看了一眼窗户外边,天气不错,不冷也不热,行人不多也不少,看着街上边走过几对搂搂抱抱的情侣,我的心里边突然想起了小惠,那个让我刻骨铭心的名字来,也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

  我们在这谴意的吃着饭,但是丁家却是闹翻了,原因就是今天早上周天霸对外宣布的那个对丁家来说是爆炸似的新闻。

  “你说说你是怎么回事了,就让周天霸突然撤消婚礼了,你知道周天霸现在对我们有多么重要吗?”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头对着丁武正在那大声的呵斥了,不用说也知道他就是本市的最高执政者丁书记了。

  不过这副表情要是让别人看见的,一定会说这个人绝对不是丁书记的,人们心中的丁书记可是一位文闻雅致的学者,政客,但是现在的丁书记就好像是一个疯子似的。

  丁书记在那怒吼着,但是丁武却是一副霜打了的茄子一样的表情,别看平时在别人面前耀武扬威管了,但是在丁书记的面前丁武还是像一只老实的绵羊。

  其实今天的丁武也有够晕的,他的心里边一直在暗暗的想着自己最近什么地方出现纰漏了,按说自己最近干什么都小心翼翼的,没犯什么大事呀,既然没犯那为什么周天霸还会单方面的宣布解除婚约了。

  其实不止是丁武的心里边犯着晕,就连丁书记的心里边也一直晕着,他的心里边此时是气的要发疯呀,自己昨天下午只不过是有气了才对周天霸说了几句过火的,没想到这个周天霸居然翻脸不认人了,说句实话周天霸的女儿能不能跟自己的儿子结婚那都不重要,周天霸现在单方面的宣布解除了婚约那就意味着周天霸从此和他就是俩条线上的蚂蚱了,不过最令丁书记气愤的是,周天霸虽然对外界宣布了解除婚约,而自己也气的够可以,但是却不能动周天霸一根寒毛,不是说他周天霸动不得,只是周天霸是干什么的,他丁书记自然是清楚的很,自己这几年和周天霸生意上的往来也不是一俩次了,就自己和周天霸做的那些生意随便陡露出一件来自己头上边的钨砂就不保了,这也是丁书记不敢动周天霸的原因。

  要不以丁书记眼睛里边揉不得沙子的性格早就把周天霸给办了。

  丁武见自己的老子一直在那沉默了,就小声的道了句“爸,要不动用那个人吧!”

  但是话一出口就被丁书记给啪的给了一个耳光,狠狠的瞪了丁武一眼道了句“败家子,这段时间那都别给我去,好好的就在家呆着,还有就是暂时别跟你那些狐朋狗友来往了,你的那个小茉莉我看也不是什么好货色,赶紧蹬了,我现在去找周天霸,看看他是个什么意思了,在这个城市还轮不到他周天霸来说话了。”

  说罢在也没有理会丁武直接离开了,留下丁武一个人在那委屈的捂着自己的被打的那个脸蛋喃喃地道了句“我做错什么了!你自己在外边不也有女人吗?以为我不知道啊!”

  第二五四 土豆丝

  话说回来,我和陈胜依旧在这个叫百姓人家的地方吃饭,那个老板说的他们店里边的招牌菜果然不是盖的,我和陈胜看着第一盘上来的东坡肉,看着那色香味具全的东坡肉我和陈胜在也没有去虚假的推让什么,谁也没说一句话在那拿起筷子就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嘴巴上边油腻腻的不过谁也没在乎,吃着吃着看着对方那张满嘴满脸都是油的狼狈像终于忍不住哈哈的大笑起来。//  //我边笑边指着陈胜,然后在也说不出一句话来,而陈胜在那也是哈哈的大笑着,惹的周围的人看着我们笑的样子,也忍不住笑了起来,到最后整个饭店的人都在那哈哈的大笑起来。

  这个时候老板又给我们端出了第二道菜,我一看却是一道普通的土豆丝,就有点疑惑的看了一眼那个老板,却是见老板在那笑着道了句“二位可不要以为这是一道普通的土豆丝,虽然他的外表就是一盘土豆丝,实际上他也就是一盘土豆丝,但是只要你尝过了之后你就会发现这其中的差别了!”

  我有点觉得老板的话有点故弄玄虚的样子,不过说句实话经他这么一说我的好奇心还真的被勾引起来了,于是就忍不住拿起筷子夹了一大筷子,放在嘴巴里边。

  脆,这是第一感觉,但是在吃完了整口之后我都没觉得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也和别家做的没什么区别的,甚至这道菜的味道都有点淡,我正要说什么,但是那个老板好像知道我要说什么似的,就在那笑着道了句“先生不要着急,在嚼一嚼回味一下!”

  见那个老板说是煞有其事的,就按着他说的话去做了,但是就在我刚嚼了一几下之后,我就愣住了,真的愣住了,爽口,这是这道菜给我的第二个感觉,但是在又嚼了一会之后我马上就又觉得这道菜有点香,这个香并不是说菜一上来之后气味上的香,是饭菜中的香,就是那种让你吃了之后还想吃的感觉,于是我又嚼了几下,但是这一回马上所有的味道又都不一样,有点辣,但是在辣的味道中却有不完全是辣,有点甜,但是在甜的味道中又不完全是甜,我震惊了,从来没有想到这是一个土豆丝居然就能做错如此的味道来,就在整口都吃完了的时候我的嘴巴里边都还留有余味在嘴巴里边久久的不曾散去,于是我便迫不及待的夹起了第二口。

  陈胜见我吃的如此的兴致饽饽就也学着我夹了大大的一筷子,我对着他笑了笑,然后对着那个老板把大拇指伸了出去,那个老板见了之后笑了笑,然后道了句“俩位慢用,我在给俩位上菜去!”说罢就走了。

  但是我和陈胜却愣住了,这样的人这样的菜,把我们俩个人彻底的震惊了,看的出陈胜在吃了那一筷子土豆丝之外满身心的都是赞赏,我对着他笑了笑道了句“今儿个可是长见识了,这个世界当真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啊!一盘普通的土豆丝居然能做出这样的水平来,这可比那些大酒店的厨师们强多了。”

  陈胜在听了我的话之后没有说什么,只是在那点着头意思是同意我说的话,我笑了笑,没在说话,开始和陈胜抢起了那盘土豆丝来,至于东坡肉就早就被我们吃完了。

  那个老板在给我端出的第三道菜的时候我已经满身心的充满了期待了,期待着这老板端上来的第三道菜究竟是什么菜了,菜是端上来了,但是随着菜上来的还有一壶酒,一个泥坛子里边装着的酒,我有点觉得奇怪,又有点觉得新鲜,这个时代不是说没有用泥坛子装着的酒了,但是像这个老板端来的这样的泥坛子却是第一次见了,泥坛子不大,呈锥形的样子,不过却是倒过来了。也就是说大头在上,小头在下。

  菜是上来了,不过依旧是一倒家常的菜,相比起这道菜来,前面的两道菜就显得更加的家常菜了,没错是一盘家常豆腐,已经被前边土豆丝震住了的我和陈胜,我俩几乎没在犹豫什么,拿起筷子就要动手,但是却被那个老板给挡住了,却是见他笑着道“俩位慢着!”

  我一听这话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就充满了疑惑的看着他,希望他能说出个一二三来,那个老板一直在笑,但是边笑边道“这只是一盘家常豆腐,不过咱们这的这道菜似乎与别家的又有些不一样,在吃这道菜之前一定要先喝一杯我们自家酿的小酒才够味。”说罢也不看正在发愣的我和陈胜,就给我俩一人倒一杯。

  酒顺着那个锥形的泥坛酒壶倒了出来,慢慢的倒进了杯子里边,酒是无色,甚至比纯净水都无色,我看着小半杯无色的酒,思考着这个老板说的这酒有什么与众不同的地方,那个老板在给我和陈胜倒完了酒之后就没在说话,只是在那笑着看着我俩,说实话我觉得这个老板的笑容中充满了自信与期待,我知道对于这样的眼神我说不得什么,只是端起了酒杯一口气全都喝了下去。

  有点辣口,当然这是第一感觉,我疑惑了一下,心里边暗道“与平常的二锅头没什么区别呀!”但是就在我刚想完了之后,我就愣住了,酒还是原来的酒,只是在入肚之后我突然觉得似乎没那么辣了,在这个辣字刚想完的时候,我又愣住了,因为这回不紧不辣了,甚至有点甜,不对白酒那里有甜的道理了,但是舌头上的味觉给我的感觉就是甜,在辛辣中夹杂着丝丝的甜的感觉,慢慢的绵延着向我的肚子里边流淌而去,之后就是全身,虽然是白酒但是却没有一丝丝上头的感觉。

  在这一杯酒之后我彻底的感觉自己被征服了,被这个老板给弄的征服了,在喝了这杯酒之后在看看桌子上那道正在犯着清白的家常豆腐,我在也忍不住了,拿起了筷子就忍不住夹了一块,放在了嘴巴里边嚼了一口之后,我又忍不住夹了一块,心里边的那个爽呀,已经是不能拿言语来形容了。

  陈胜见我吃的带劲就也忍不住听着那个老板的话把那半杯酒喝了进去,马上也学着我刚才做的动作往嘴巴里边递起那一块块的家常豆腐来。

  正吃着我正想问一下那个老板怎么酿的这酒的时候在那个老板那里还有半个他的影子啊,心里边不由得叹了口气道了句“高人啊!”

  正吃着却是见陈胜突然停了下来,我有点奇怪就问了句“陈大哥怎么了?”

  陈胜看了我一眼突然笑了,却是见他在笑过了之后突然道了句“郭老板咱们这回我觉得赚了!”

  我笑了笑,嘴巴上边道了句“可不是了,花平常吃饭的钱就能常到这么一桌子绝世美食,你说能不赚吗?还有陈大哥以后就不要叫我老板不老板的了,如果不嫌弃的话就叫我一声老弟吧!”

  陈胜在听了我的话之后有点激动的给我倒了小半杯酒,然后给自己也倒了相同的小半杯举起来道了句“郭老弟,我敬你一杯,但是在喝这杯酒之前我想说句你可能不爱听的心里话。”陈胜把酒杯举在那道了句这样的话。

  我被他的这句话给说的有点像是个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一样,但还是点了点头期待着他说出下边的话来。

  陈胜见我点头了,就直接道了句“说句实话,郭老弟刚开始认识你的我怎么看你也不是什么做大事的料,但是就是不知道怎么的,跟你在一起时间长了就是有一种让人想去拼的念头,你的一句话或者是一个眼神都能让别人的心里边沸腾老半天,我算是服了你了。来干了。”

  我像是个白痴似的嘿嘿的笑了笑,嘴巴上边有点不好意思地道了句“陈大哥过奖了,我那有你说的那样好了。”说罢和陈胜直接碰了杯子,脑袋一仰全喝了进去。

  在放下了酒杯之后陈胜却又道了句“郭老弟其实我说的咱们赚了,其实并不是说这一桌子的饭菜,当然这一桌子的饭菜我们也赚了,只是我们在别的方面也赚了。”陈胜的语气有点神神秘秘的样子,弄的我心头一震,然后看着他道了句“愿闻其祥!”

  但是陈胜却是直接夹了片豆腐笑着道了句“老板在来一盘刚才的那个土豆丝!”

  我靠!耍我,我笑了笑,等着陈胜说出那句话的意思。

  第二五五 分析

  我有一种感觉,我感觉陈胜跟我说的那件咱们赚了的事情绝对与这个饭店的老板有关系,虽然此时的陈胜依旧是一副特别神秘的样子,可是我的心里边感觉着他说的这件事情绝对跟那个老板有关系,如果我猜的不错的话,陈胜是想挖走这个老板了。 /“陈大哥我们究竟是赚什么了,你就不妨明说吧!”我表现的略微有点着急地道。

  而陈胜那?却在那依旧卖着关子,一副想说又不想说的样子,看的我的心里边有点着急了就直接道了句“陈大哥说的事情怕是与这饭店的老板有关系吧!”说罢我笑着看着陈胜,就等着他点个头,说出心中的话了。

  果然陈胜在听我这么一说之后先是愣了一下,有点震惊地道了句“我说郭老弟行啊,都成我肚子里边的蛔虫了,没错我说的事里边与这饭店的老板是有关系,而且还是大关系,因为我要说的赚了,就是说碰到这么一个高人了!”

  “你的意思是把这个老板弄到金碧辉煌去?”我说出了自己心里边的话,同时也说出了陈胜心里边的话,却是见陈胜在听了我的话之后,忍不点了点头,在那笑着说道“不是把他弄到金碧辉煌去,是让他去金碧辉煌掌大勺了。”陈胜笑着说出了自己的想法,这个让我吃惊的想法。

  其实坦白的说我也比较欣赏这个饭店的老板,毕竟能把一道道平常到极点的菜做出如此水平的人也没有几个,这份实力确实让人不容易小瞧,的是也不能就凭这么一个理由就把他弄到金碧辉煌去吧,更何况金碧辉煌可不是一般的小饭店啊!我的心里边有点担心的考虑道。

  “我知道你有点担心,担心他是不是能胜任金碧辉煌的大橱了。我也知道你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但是说句实话我看好他,就像当初你在我最困难的时候看好我一眼,那是一种感觉,我知道自己没办法和你解释什么,所以就只能说到这,大的注意你自己定吧,人我是给你推到面前了,用不用你自己决定吧!”陈胜说完之后一脸笑意的看着我,只是我觉得他的这笑有点阴险的。

  不过他的话却在我的心里边重重的划下一道了,让我不能忽视他,陈胜说的那种感觉我懂,要知道他就是我在那个时候发现的,当时我对他一样也是一无所知,但是就是凭自己心里边的那份感觉,我愣是把他给要了下来,虽然到现在还没能看出他究竟有什么本领了,但是我相信用不了多久,陈胜绝对会给我一个满意的答案的!

  现在陈胜却同样给我提出了这样的一件事情,说句实话我有点担心,金碧辉煌虽然还没有买下来的,但是我知道买下金碧辉煌已经是必然的事情了,现在只是在等时间。陈胜的话让我有点担心,我不是担心他,我是担心他说的那个老板,做的在好也只是一个小饭店的老板,相对来说客人就没有那么挑剔,但是假如真要是去金碧辉煌之后那就完全的不一样了,金碧辉煌是什么,他可是本市唯一的一家五星级的酒店,什么样的达官贵人都会去的,身份的不同势必就会对饭菜的质量要求不同,这个老板真的能像陈胜说的那样满足不同客人对饭菜的要求吗?

  我很怀疑,但是我知道陈胜的眼光是不会出什么错的,毕竟在商场里边滚爬了那么久了,看人这点本事我知道他一定比我看的准,但是我的心里边就是有点担心,或许该听一下陈胜是怎么想的,我的心里边这样的想道,于是就道了句“我知道你不会莫名其妙说这些话的,但是我想听一下你对那个老板的看法,你凭什么就说他绝对行的!”

  陈胜笑了,一副似乎早就知道我会这么说的样子,在那自顾自的喝了一口酒之后突然道了句“你有没有看他一开始给咱们倒水的样子!”

  我不知道陈胜为什么会问这样的一个问题了,他倒水的样子跟他能不能担当了酒店的大橱有什么关系吗?我的心里边虽然这样的想着,但是我没有流露出来,更没有问出来,我只是轻轻的摇了摇头,意思是自己不知道。

  陈胜看着我又笑了,似乎也知道我会摇头的,就在那接着道“我观察了他给咱们倒水的样子,坦白的说我从来没有见过一个倒水能倒的那么稳的,胳膊几乎都不动一下,而且给咱们倒的水都是与杯子正好有那么一点点的距离,俗话说水满欺人,酒满敬人,我想这个道理郭老弟你应该知道吧!”陈胜说到了这的时候突然停顿了下来,看着我似乎在等我说什么,而我也想说点什么,只是我的脑袋在听了他的话之后完全的愣在那了,有点不知道他说的这些话是什么意思。

  不过我唯一能感觉出来的就这件事情已经开始慢慢的有意思了。

  陈胜没能听到我说的话,就又笑了笑接着道“倒水我想每一个人正常的人,手没什么病的人都能倒了,可是谁在倒水的时候胳膊能完全的一动不动的,尤其是特别随意的给你倒,而且还能倒的二个人的杯子里边的水几乎相同,胳膊一下都不动,这只能说明他的手腕上有些筋道,但是胳膊上有劲这都也没什么,他们常做饭的人基本上都能做到,最难得的是他能将俩个杯子里边的水倒的齐齐的,我想这就不是所有的人都能做到了。能倒的如此随意但是却又如此的不平常的人,我想总不会是一个一无事处的人,坦白的说我很欣赏的,这也是我让你把他招进金碧辉煌的其中一个原因。”

  我一听陈胜的最后一句话来了精神,其实说句实话此时此刻我被陈胜的分析早就是傻愣在那了,不能不能说的是他说的完全有道理,分析的确实是对的。

  我又想说点什么来发表一下我对这件事情的看法,但是想了好半天也没能想出来自己到底要说点什么好了,索性就什么也不去说了,静静的看着他等着他说下去。

  而陈胜那却是在那又是故意的掉起我的胃口来,在那又喝了一口酒吃了些土豆丝之后突然道了句“你仔细的看一看这些土豆丝!”说罢竟不在说什么,只是在那边喝边吃了起来。

  我被陈胜这么一说有点愣了,心里边暗道了句这土豆丝有什么好看的,但是见陈胜说的那么认真就开始认真的看起盘子里边的那些土豆丝来,但是在刚看了没多久之后我就傻了,真是应了那句话了,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却是见那一盘土豆丝被切的大小长短粗细都差不多的摆放在盘子里边,而且是整齐的摆放在盘子里边。

  这回不用陈胜在多说什么了,我的心里边也多少明白了,能把土豆丝切的这么大小长短粗细的人不是没有,但是能把她们在锅里边炒完之后还如此整齐的放在盘子里边的人就不多了,除非他是一根一跟的摆放的,我的心里边突然想道,但是马上就又否定了自己心里边所想的。一盘土豆丝也不少了,这要是一跟一跟的放要得用多长的时间了。脑袋里边这样一想马上就开始对那个老板开始佩服起来。

  “看出点端倪来了吧!”陈胜突然问道。

  我被他这么一说回过了神,心里边满是成服地点了点头,但是就见他在那吃了口土豆丝之后就又道了句“郭老弟,实话和你说吧,这些都不是我想让你把这个人招进金碧辉煌的住要原因。”

  什么?我愣了一下,看着他分析那么多,原来还没有说到主要的原因,我真的是愣住了,手中不自觉的给他倒了杯酒看着他期待着他说出那个主要的原因来。

  第二五六 分析(2)

  “坦白的说你觉得他刚才做的那几个菜怎么样?”陈胜竟是问了我这样的一个问题,他并没有直接我和说那个他招那个老板进金碧辉煌的主要原因,不过我知道他既然这么说肯定就有他这么说的道理了,于是我很配合的点了点头,道了句“能用那么简单的材料做出如此不简单的菜来,坦白的说他做的不错。///”

  “这就是了,我前面说的那些全都是一些扯淡的话,现在的人,看你做出来的菜样子是一反面,但是最重要的还是要去吃你做的怎么样,反过来说你就是把菜做的在好看,但是却不好吃那又有用了,毕竟客人来你的酒店是来吃东西的,不是来看你做出来菜的样子的,所以菜的样子只是一方面,但是最重要的还是菜的味道,至于刚才那个老板做的那几个菜我想我也不用在多说了,你的话能用那么简单的材料做出那么不简单的菜来,这份实力我想足以说明了一切,其实我知道你担心的是他做出来的菜能不能满足了绝大部分人的口味,毕竟去金碧辉煌吃饭的人都是不一般的人,但是我想告诉你的是,一个能将普通材料都做的如此出色的人,在实力方面就不用在怀疑了,所以我觉得他能进金碧辉煌,也绝对能把那些达官贵人们给伺候好的!”陈胜的语气有点激动,激动的语气在加上激动的样子,让我一下子想起了自己第一次和柳思思**时候的情形来。

  想到了这的时候我笑了,而此时的陈胜就在盯着我,我的那个笑自然就被他收在眼底了,他看着我的眼睛突然问了句“郭老弟难道是有什么喜事了,看你笑的如此的开心!”

  我又笑了,只是边笑边道了句“没什么,只是想起了一些以前的事情来,觉得好笑就笑了!”陈胜哦了一声便不在说话,但是我却从他的眼神中看出了他还有话要说的意思来,于是就道了句“陈大哥要是有话要说的话,不妨一下子全说出来,小弟我洗耳恭听就是了!”说罢我又对着他笑了笑。

  陈胜也笑了,却是听的他笑着道了句“我的却有话要说,还记得我刚才和你说过的话吗?”

  我愣了一下,不知道他说的是那一句,他和我说的话多了,我不能确定他说的是那一句就疑惑的问了句“不知道陈大哥说的是那一句?”

  陈胜笑了笑道了句“就是那句俗语,水满欺人酒满敬人的俗语。”他提醒了一下我。

  我哦了一声,又道了句“不知道陈大哥说这话是什么意思了?”

  陈胜又笑了在那看了我好一会然后缓缓地道了句“心!”就这么一个字,一个把我弄糊涂了的字,“心?”我疑惑的重复了一遍,不知道他说这么一个字是什么意思了。

  “对,就是心字,从他给我们倒水的程度来看我可以看出一个心字来,我们对他来说只是一个客人,虽说顾客就是上帝,但是在这么一个小饭馆你本来就不能奢求什么,但是这个老板却记着,记着自己是个开饭馆的,也就记着顾客就是上帝的这句话,这就是那个心字,他在给我们倒水的时候是在心去给我们倒了,按说一般人谁会在意你是怎么倒水的了,有水喝就行了,但是这个老板却没有这么想,也许你根本就不会去管他是怎么给你倒水的,更不会去在意他会给你倒多少的水,可是这个老板却在意,他用心了,他深知水满欺人,酒满敬人这个普通的不能在普通的俗话,而他也正是这样的去做了,可以说他把每一个来这的时候都真心的当成是顾客,说句严肃的话,他对每一个来这吃饭的人都负责任,这或许也是这个小饭店如此火暴的缘故吧,你在看看现在吃饭的这些人跟咱们刚进来吃饭的人有一样的吗?”陈胜的语气一开始是充满了调侃的味道,但是说到了最后的时候却是又变的无比的严肃起来,我顺着他的话去大体的看了一下,结果还真是让我愣了一下。

  饭店不大,还是那几张桌子,但是在陈胜的提醒下我这才注意到,原来真的不一样了,现在这些吃饭的人完全与我们刚进来的时候不一样了,在看到了这些的时候我的心里边在也没有了先前的那种轻浮的想法了,或许这一切真的就如陈胜说的。

  “是不一样了!”我的语气有点肯定地道。

  “我想有时候顾客就是证明一家店好坏的最好证据了,你在看看表现在已经是下午将近二点多了,按说现在已经是过了饭点了,可是为什么还有人要来这吃饭了,我想这些人中间有相当大的一部分是回头客。”陈胜看着我肯定地道。

  直到此时我的心里边终于认可了陈胜说的这些话,也开始对那个老板冲满了信心。

  但是随之而来我就又想到了二个问题,首先金碧辉煌自己现在还没买下来了,其次就是这个老板也不一定会答应去金碧辉煌那上班的,我有点为难地看了看陈胜,那知道陈胜根本就没有在看我,只是在沉默了好一会之后突然有点奇怪地道了句“我想我应该去厨房看看,这样一来我就真的能确定这个老板能不能去金碧辉煌了。”说罢也不等我在说什么,就直接站起了身子,向厨房走去,我的心里边有点好奇于是就也跟着站了起来。

  服务员以为我们要走,就要过来收拾桌子上的东西,我扭过了头笑着对她道了句“先别收拾了,我们还没吃完了,完了在叫你吧!”

  那个服务员有点被吓倒的感觉,却是见她红着脸哦了声,便又迅速的立刻了我们的那一张桌子,我笑了笑跟着陈胜进了厨房。

  但是刚进去之后我就愣住了,饭店的厨房我不是没有进去过,既然进去过自然就知道一般饭店的厨房会是什么样子的,一般来说一个饭店的厨房会因为这个饭店的火爆程度来觉定的,越是火爆的饭店心里边就是越的凌乱越邋遢,因为人一多点的菜就自然的多了,厨房里边自然而然的就会显得的乱了。

  但是在这家的饭店厨房门口我却愣住了,是彻底的愣住了,就连陈胜也愣住了,因为我们压根没有想到一个火爆到如此程度饭店的厨房里边会是这样的情形。

  坦白的说厨房很干净,要不是摆放有序的那些做饭的家具和那些菜的话我根本就不以为这是一个厨房,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干净的厨房,什么都是纯白色,纯白色的天花板纯白色的墙。

  我在打量着整个厨房,但是陈胜却看了我一眼,从他的眼神中我看的出来尽是激动与兴奋,我想在看到了这个厨房之后我心里边那些原本的疑虑此时都可以打消了。

  一个厨房的干净不干净直接能导致饭菜的卫生不卫生,我在有的饭店就亲眼见过那么厨师随手那一把堆放在已经很是恶心的地板上的菜洗都不洗一下直接切了扔在锅里边炒上半天,那样的厨师做出来的菜先不说好不好吃,单从卫生方面考虑就不能入口啊!

  那个老板见我们进来之后就笑着道了句“是不是等的有点着急了?”

  我还沉静在对厨房的无限遐想中,陈胜却是笑着道了句“是啊!所以就忍不住跑进来了,老板不介意吧!”

  那个老板笑了笑边在那切土豆,边看着我俩笑着道了句“怎么会了,做饭本来就是一门艺术,能让大家观看一下我的表演也是一件好事吗!”说罢径自又笑了。

  本来是一句平淡无奇的话,但是在我的听来却是像在我的耳朵边上响了一个炸雷一样,那句做饭本来就是一门艺术的话在也不肯从我的脑袋里边离去了,我就站在那看着那个老板在也说不上一句话来。

  如果说刚才自己对这个老板的实力只是相信了的话,那么现在就是绝对的仰慕了,能说出这样话的人来,在不济也会到个地步的。

  这个人我要定了,不管用什么代价,我的心里边迅速的下了个决定。

  却听的陈胜突然笑着问了那个老板一句“既然老板把做饭当成是一门艺术,那我想问一下老板,不知老板是用什么在做饭了?”

  那个老板在听到了这句话之后先是愣了一下,随后就在那呵呵的笑起来了,却是听的他在笑完了之后道了句“兄弟的这个问题我还是第一次听人问起了,不过说句实话,我拿心做饭了!”一张原本嬉笑着的脸蛋在说用心做饭的时候突然一下变的无比的严肃。

  而我和陈胜在一次被这个老板的话给折服了。

  第二五七 找你合作

  我们的最后一道菜竟然是一道汤,一道叫玉米羹的汤,玉米羹常喝原本不想喝了,玉米羹做的不错,最起码光看颜色就让人有想喝的念头,其实坦白的说在这个玉米羹上来的时候我和陈胜就都吃饱喝好了,但是有了先前那些菜给我做思想工作,在加上那个老板在那极力的向我们推荐,所以我和陈胜就又忍不住喝了,果然没有让我们失望,还是一样的出色,我的心里边自从那个老板在厨房跟我们说完的那些话之后是对那个老板的佩服之情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估计陈胜对那个老板的仰慕更是像决堤的黄河水一发不可收拾了,要不他也就不会给我极力的推荐那个老板了,虽然就连人家叫什么,家住那,家里边还有几口人,有没有什么不良嗜好都不知道。//\\\\\\\\饭店是在下午三点半的时候停止营业的,但是虽然停止营业了,可是依旧还有不少的人来问老板还有没有饭了,我在这期间发现这个老板不管在什么时候都是一副笑咪咪的样子,笑的特别的好看灿烂,说句实话我有点被老板的笑容给影响到了,所以就一直坐在那张我们进来之后坐下的桌子上笑着看着老板从人多到人少,一直到最后的停止营业。

  这期间那个服务员来过三次,语气很是婉转的告诉我们饭店中午的营业时间到了,所以要关门打扫卫生了,但是我和陈胜却没有,因为我们在等,在等那个让我们充满了震惊与期待的老板。

  果然在那个服务员在催我们第四次的时候那个老板出来了,那个服务员又要对我婉转的让我们走的时候那个老板道了句“小三你先去忙吧,这两位客人交给我吧,我估计着他们今天有事了。”说罢拉了张椅子直接坐到了我俩的面前,笑容可菊的给我和陈胜每人倒了杯水,不过这回我可是仔细的盯着那个老板的手狠狠的看了个够,果然与陈胜说的没有异议,我感觉那个老板在给我们倒水的时候整把手都好像是僵直了似的,没有一点的活力,丝毫都不动一下,那怕是轻微的颤抖都没有,就算是那些国家的射击选手们怕是也不能做到这样,在看到了那个老板的倒水姿势之后我感觉自己此时对他的佩服更加的厉害了。

  “俩位是不是有什么难处了?”在给我们倒上了水之后那个老板突然道了句。

  我和陈胜对视了一下,满身心的震惊莫非这个老板还有未扑先知的能力了?该不会真的是个身怀绝迹的江湖高手吧,我和陈胜的心里边同时的这样想到。

  其实让我们想不道的是现在在这个老板的心里边却是想着我们俩估计是吃了饭之后没有带钱的,这种情况这个老板也时常的看到自己一天下来虽然赚不了多少钱,但是最起码自己活的开心,而且自己也不是一个对钱看的很重的人,所以就打算与眼前的这俩个人说上会话之后就让俩个人走吧,看俩个人的穿着打扮就知道俩个人都不是等闲之人,在说来的时候还开着辆奔驰了,那车足足低他像这样的饭店好几十个了。

  让那个老板没想到的是眼前的这俩个人并不是没有钱来付帐,俩个人而是在那想着怎么开口把他招进金碧辉煌了,看着自己眼前的俩个人你看我,我看你的,以为是不好意思说出口,其实说句实话碰上这样的事情谁又能好意思的说出口了,于是正打算说出自己心里边所想的事情的时候,却听的陈胜在那突然笑着道了句“老板辛苦了,介不介意我问你个问题了?”

  那个老板愣了一下,但还是疑惑地点了点头。

  “老板干厨师这一行多久了?”陈胜认真地问道。

  那个老板笑了笑道了句“也不是太长,好像从我生下来会做饭然后就到今天吧!”说罢又笑了笑。

  那个老板说的是平淡无奇的,但是我和陈胜在听了之后却是满身心的震惊,这么说来这个老板还是世家做饭的,只是不知道他走的是那一路的菜系,做的是什么菜了,按说世家做饭的都是私房菜,可是做私房菜的,又怎么会开这么一个小饭店了,我的脑袋里边充满了疑问,看了陈胜一眼,但见他的眼神之中也满是疑问的,看来和我想的也差不多,大家都是一副不明白的样子。

  那个老板见我俩都是一副傻愣的样子就道了句“我可不是什么大姓的传人,虽然家里边世代也是做饭,但是却不是什么私房菜。”说罢又是笑了笑。

  我们的表面上随着他笑了笑,但是心里边的疑惑却是更大了,眼前的这个似乎有什么能看穿一个人心里的在想什么的特殊本领,我的心里边有点吃惊,其实更让我吃惊的他是怎么知道我们心里边所想的。

  这个时候那个老板又说话了却是听的他依旧笑着突然道了句“还不知道俩位叫什么名字了,不介意告诉我吧!”

  我和陈胜同时笑了笑,同时道了句“老板客气了!”然后他道了句“陈胜!”而我则是笑了笑道了句“郭大路!”

  “陈胜,郭大路!”那个老板把我们的名字念了一遍之后把我的名字又念了一遍,嘴巴里边喃喃地道了句“这个名字好像在那听过啊!”

  陈胜笑着看了看我,然后道了句“前段时间赤手空拳的从十几个歹徒中救了一个小姑娘的人就是他啊!”说着指了指我。

  经陈胜这么一说那个老板眼睛突然猛的一睁看着盯着我语气有点激动地道了句“是啊!我就说怎么这么熟悉了,原来是英雄啊,我方平倒是失敬了!”说罢竟是又笑了笑。

  我一听他这么一说马上就感觉自己一阵恶汗,有点恼火的看了一眼陈胜却是见他在那一脸无辜的看着,我只好笑了笑道了句“那里,那里!”

  没想到我这么一说那个老板也就方平居然一下子伸出了手硬着握着我的手有些激动地道了句“我这个人没什么特殊的喜好,但是就是特别崇拜英雄,真的从小我就想当个仗剑走江湖的侠客,专门干些劫富济贫的事,可是慢慢的长大了之后我才发现原来自己的那都是幻想。”说到了这的时候方平盯着我呵呵的笑了起来,而我和陈胜却是被方平刚才的话给逗笑了。

  “其实实不相瞒方老板今天找你是有一件事情的!”陈胜犹豫着说出了我们刚才在饭桌上商量好的事情。

  方平一听说找他有事,就在那有点豪气地道了句“俩位尽管说,只要我方平能办到的,绝对不说个不字的!”

  我一听这话就感觉自己也有点激动,我这人就是喜欢特别豪爽的人,想到了这的时候心里边有点遗憾地道了句“可惜了这么美好的时刻了,竟然没有酒!”

  谁知道我心里边的想法刚一想完,就听的方平冲那个服务员道了句“小三去个叔拿几瓶酒来,叔今天和这俩位兄弟好好的喝点。”

  我愣住了,我愣住的原因到不是因为方平要让服务员拿酒,让我愣住的原因是因为这个方平居然能看透我的心里边在想什么了,我的心里边一直不停的问着自己这个方平究竟是何许人了,竟有这样的本事了,但是想了半天也想不出来,自己有不是神,只不过是和人家说过几句话,怎么就能一下子知道人家是什么来头了。

  在碰了几下杯子以后方平突然道了句“陈兄弟不是说找我有事吗?到底是什么事了,不妨说出来听听。”

  陈胜仗着自己喝了点酒就道了句“这个我还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不如就让郭老弟说吧!”

  我的心里边暗道了奸诈,但是还是认真的看着方平的脸道了句“我们想和你合作了!”

  我的话不大,但是在方平听来好像是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样,因为他在听完了我的话之后居然吃惊的说了句什么出来。

  我和陈胜笑了笑,没在说话,我们在看着方平的反应。

  第二五八 原因

  方平突然笑了,这一笑让我和陈胜顿时有种摸着头脑的感觉,不知道他是为何而笑了,但是方平就是笑了,却是听的他边笑边道了句“俩位兄弟真是寻我找开心来了,兄弟我什么都没有,我不知道俩位要跟我合作什么了。\\\\\\\\\\\\\\\\ ”说罢之后又是自嘲的笑了笑。

  方平虽然这么说了,但是我和陈胜都知道眼前的方平虽然嘴巴和脸蛋上边都是一副笑咪咪的样子,可是他的心里边绝对不像脸蛋上那么简单,至于他像他说的,绝对是在敷衍我和陈胜了,我虽然没经历过什么大风大浪,也不会察颜观色,但是在和陈胜对上眼的那一瞬间,我在看到了陈胜的眼中满是笑意的时候我便知道眼前的方平在试探我们了。

  不过也难怪,试想一个认识都不认识的人突然跑到你的跟前要跟你说什么合作的事情,是个人都会去怀疑的,更别说是去试探了。

  我笑了,陈胜更是笑了,却是听的陈胜在边笑边道了句“方老板说笑了,咱们可是怀着一颗火热的心来真心的想找方先生合作了。”

  方平见陈胜说的不像是在开玩笑,就盯着我看了看突然在那认真地道了句“不知道俩位找我要合作什么事情了。”

  “方老板一直在餐饮界打拼了,我想问一下方老板知道金碧辉煌大酒店吗?”陈胜在那也收起了自己先前嬉笑的态度,认真的在那看着方平道了句。

  “呵呵,陈先生说笑了,这金碧辉煌可是本市最豪华最牛的酒店了,而我又是一个地道的本市人又岂能不知道这金碧辉煌了。可是我不明白这跟咱们合作有什么关系了。”方平看着陈胜有点嬉笑着道了句,那语气之中满是遮盖不住的疑问。

  “有,有大大的关系。”陈胜的语气坚定地道了句。

  方平在听到了陈胜的这句话之后眼睛不自觉的睁了一下,心里边微微的有些吃惊,一时之间没有说话,看着他在那默默不语的样子,我知道他在思考。

  其实方平就是在思考了,他的脑袋一直转动着,而且是超高速的转动着,这个世界上总有一些事情要让人们去弄明白,而人们似乎也觉得自己能弄明白,其实他们错了,这个世界上总有一些事情是人们弄不明白的,比如说现在方平就觉得自己的脑袋有点乱,他不是没有去思考,也不是没有去想,更不是个傻瓜,但是他现在就是有点不明白这陈胜说的那句话究竟是什么意思了,方平清楚的知道金碧辉煌的老板并不是姓陈也不是姓郭,这就是让方平觉得迷惑的地方,既然俩个人与金碧辉煌没有丝毫的关系为什么要说与金碧辉煌有关系了。

  方平今年不大,四十多岁了,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的经历绝对要比一个不满三十岁的男人的经历多的多。

  但是此时的方平却觉得自己在郭大路的面前有点不知道是怎么样的感觉,反正就是觉得有点憋屈的感觉,坦白的说是压力,对,就是压力,一种无形的压力,我一句话也没有说,只是在那坐着,甚至是迷着眼睛笑着坐在那,但是就是这样的一个微笑的气质让方平感觉到了一丝丝无名的压力,方平不是一个没有见识的人,但是像郭大路这样一直微笑的人,让方平有点觉得自己竟是看不穿眼前的这个人。

  不过不管怎么样方平还是说出了心里边想说的话,也就是那个疑问,却是听着他依旧是微笑着道了句“我想知道俩位与金碧辉煌有什么关系了,或者是我们将以什么样的方式合作。”他的话不温不火,不卑不亢,就是这样越发的让我觉得的他的不一般。

  对于方平的这个问题我没有说话,因为我知道陈胜会去搞定这一切,此时的陈胜就好像是超级的外交专家,对于方平的这个问题陈胜似乎早就知道他会这么问的所以在方平说出了自己心里边想说的话之后,陈胜就在那迫不及待的笑着道了句“看来方兄弟还是很小心的,不过坦白的跟你说句实话我是金碧辉煌的五个股东之一,只是都是以前的事情了,现在我的股份都卖给了你眼前的这个人。”边说边指了指我。

  而我那,则是对着方平笑了笑,然后把手伸出去之后笑着道了句“来重新认识一下,我叫郭大路!”

  方平经陈胜这样一说心里边就明白了不少,既然是股东的话那么就有那个条件和自己合作,只是方平没有想到陈胜接下来说的一句话几乎把方平给打击了个半死。

  却是见陈胜在看到了方平的脸上边一副原来如此的样子之后就在也忍不住心里边的轻笑了,直接对着方平道了句“我可以在给你透露个消息,本月的十七号,金碧辉煌要进行新一轮的股票购买,所以一过十七号整个金碧辉煌都将是我们的,哦,不,是你眼前的这个年轻人的,我想这下我们有条件和你合作了吧!”

  打击,绝对的打击,方平突然间觉得自己有点晕眩的感觉,陈胜说的第一句就让方平觉得自己眼前的这个人不简单了,但是在听了陈胜说的第二句话之后才发现原来和第一句话比起来,第二句话的威力就相当与原子弹爆炸了一样,此时此刻方平的心里边竟是在也平静不下来了,更重要的是他的心里边在重新的审视着自己眼前的这个人,这个让他觉得有点惊喜的人。

  方平又一次陷入了沉思之中,他在迅速的掂量着陈胜说的话,但是心里边却是更多的想着自己眼前的这个人究竟是什么人了,方平不是傻子,虽然知道我的名字,但是也只是从新闻上看到的,在初看到了新闻的时候方平甚至有个想法就是去见见这个传说中的英雄,他深深的知道现在的媒体都是干什么用的,说的几句话是真话,而这个人也就是自己想见的影像现在就坐在了自己的面前,而且还是来跟自己谈合作的,说句实话此时的方平有点激动,但是他很冷静,一个在社会中混了二十多年的人如果还学不会冷静的那,那么这个人几乎就是废人了。

  方平不是废人,绝对不是,方平甚至很聪明要不也就不会把这么一个简单的小饭店弄的每一天都是爆满了,要知道在这个整天以吃饭为主的社会,能吃的地方有多少我想这个谁都知道了。

  冷静中的方平突然笑了,这让我与陈胜突然觉得有点奇怪,但是在奇怪过后我俩的心里边就释然了,一个人微笑的时候可以有很多的表情,但是此时我突然觉得方平的这一个笑很是可爱,这让他原本就有点胖的脸蛋,一下子显得的更加的迷人了,我的脑袋里边甚至都在想方平当初就是靠这样的笑把自己的老婆娶回家的,当然这也是我个人的幻想罢了。

  方平在笑过了之后又问了一个问题,他只是继续笑着道了句“我想问一下我们会这样的合作,或者坦白的说我与俩位合作我的职务是什么,我要干什么了!”

  “做你的老本行!假如整个金碧辉煌的购买顺利的话,我想你将会是金碧辉煌的首席厨师长。”我淡淡的笑着道。

  他哦了声之后便不在说话,但是我却知道他的心里边却是有多了许多的疑问,金碧辉煌不是一个小酒店小饭店,这是众所周知的,一个规模如此大的酒店,厨师自然不在少数,那些把饭做的一流的更是不在少数,只是为什么要找他了。

  “为什么要找我了?俩位能告诉我吗?”方平说出了自己心里边刚想到的问题。

  我和陈胜对视了一眼笑了,我笑着淡淡地道了句“我想这个问题陈胜会给你说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

  说罢我和陈胜又笑了,但是方平却是在那认真的看着我俩期待着陈胜回答他的问题。

  第二五九 原因(2)

  “能给我倒杯水吗?”陈胜并没有如方平所愿的直接回答他的问题。而是笑着道了句,陈胜在听到了这样的话先是愣了一下,随后就笑着拿起水壶给我和陈胜每人倒了一杯。

  陈胜满意的看着方平给自己倒的快满的水,方平在倒水的时候我又看了一次方平给我们倒水的姿势,只是看了之后给我感触更大,他只是随意的拿起了水壶更是随意的给我们把水倒了进去,可就是这随意让我吃惊,试想一个人在随意的时候倒出来的水居然是俩个杯子都差不多。

  “能说说为什么要选我吗?”方平有点耐不住了,便又问了句。

  陈胜笑了,却是见他盯着方平笑过了之后道了句“其实答案你已经给了我们了。而且我已经告诉你了。不是吗!”陈胜说完了之后又笑了,只是一双手在那不安分的玩弄着那被方平倒满了水的杯子。看来这真的是个让人觉得愉快的下午。

  方平在听过了之后却显得有点吃惊,但是在吃惊过后马上就变的笑了起来,笑的很是释然,我知道他已经明白为什么要选他了,这是一个聪明的男人,我的心里边不禁想道。

  气氛在这一刻变的有点活泼起来,坦白的说我喜欢这样的气氛,或许我本来就是一个比较喜欢完美结局的人,我的心里边这样的有点开心的想着。

  几壶酒很快就被喝完了,我突然举着杯子问了方平句“方大哥介意我问你个问题吗?”问题有点突然但是语气却是温和,面部带着愉快的微笑。

  方平果然答应了,却是见他在和我碰了一下杯子后道了句“郭兄弟有什么问题了尽管问,今天我可是知无不言。”说罢爽快的笑了笑。

  我笑过了之后道了句“不知道方大哥这自家酿的酒是这样酿的。”这个问题我问的很小心,也只是随便的问一下,好奇心是每一个人都会有的,我也不例外,这么好喝的酒我怎么能不问一下是怎么做成的了。

  却是见方平在那又喝了一口酒之后道了句“郭兄弟真要是想听的话,今天晚上我弄几个小菜给你好好的说一说,不过现在不行,主要是这过程太长也不是三言俩语就能说清楚的。”说罢是一副极为不好意思的样子看着我。

  我笑了笑道了句“好啊,反正这几天也没什么事情,晚上正好一个人也寂寞,就听方大哥讲讲,那天我也去自己酿点,要不省的想喝的时候喝不到。”

  方平听我这么一说就笑了,却是听的他在笑过了之后道了句“郭兄弟说笑了。”

  其实我现在特别想向方平请教一下做饭的事情,自己家里边有好几个女人了,这做饭的事情迟早要落在我的头上,现在跟方平在学上几招,倒时候就能给她们好好的露一手了。我的心里边有点温馨地想道。

  我正准备要说,但是陈胜的电话却响了,一伙人先暂时的停了下来,却是见陈胜在拿出了电话看了一眼之后就有点愣住了,一副特别犹豫的样子,我的心中一动道了句“怎么了,陈大哥,怎么不接电话了。”

  陈胜一副好像是下了决心的样子看着我道了句“这个电话是金碧辉煌中最大的股东何百万打来的。”

  他这么一说我就明白了,我淡淡地道了句“先接起来看看他有什么事了。”

  陈胜恩了一声把电话接了起来,不过按的却是免提,刚接起来之后我就听的那边有点声音极为热情地道了句“陈老弟呀,你可是好长时间没有给我打电话了吧!最近在干吗了,发财也不把兄弟一块叫上,你也忒不厚道了吧!”声音热情的像是一个好几十年没有见过面的老朋友一样,要不是陈胜先前和我说过他欠了钱之后的事的话,我可能真当这个家伙是陈胜好长时间没有见过的朋友了。

  但是何百万的这些话让陈胜在听了之后马上就把眉头邹在了一起,一副厌恶的表情,看的出来陈胜是极为的讨厌这个家伙的,但是却听的陈胜在那居然爽快的笑了笑道了句“何大哥这是说的的那个话了,小弟弟我真要是有发财的路子的话岂能不叫何大哥,说罢找我有什么事了?”陈胜的语气虽然也是热情的不的了,但是表情却是一副讨厌的要死的样子。恨不得现在就想挂电话。

  陈胜这么一说那边马上就又笑了起来,然后在那道了句“相信陈兄弟也知道咱们金碧辉煌在本月的十七号要对集团的股份重新的调整购买一下了,所以现在董事会决定在没有正式的召开之后咱们自己先开个小会,在听听大家的意思。”

  陈胜哦了一声,看了看我意思是在询问我他该怎么去说,我在他的耳朵边上道了句“告诉他好啊,就说你一会就过去。”

  陈胜在听了我的话之后点了点头,然后对着手机的听筒道了句“好啊,那我是什么时候过去了?”

  “你现在有事吗?”何百万佯装的问了一句。

  陈胜在听了我的意思之后明白了我是怎么想的,听何百万这么一说就道了句“没事,在一个小饭馆闲着了。”

  “哦,那你现在就过来吧,就来咱们的总部就行拉!有没有车了要不我派辆去接你吧!”何百万的话说的声音和大,我知道他是故意这么说的,一句话让我觉得充满了粉刺的味道。

  陈胜却是笑着道了句“何大哥的心意小弟我心领了,不过不用了我有自己的车了。”

  何百万又说了几句简单的客套话之后就匆匆的挂了电话,似乎无意和陈胜多说什么。

  陈胜在挂了电话之后一直在那看着我,眼睛之中满是询问的意味,我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了句“走吧,我和你一起去。”

  我这么一说陈胜马上就露出了笑脸来,看来此时的他也确实担心啊。

  方平见我俩说着正事就一句也没说,此时见陈胜在露出了笑脸之后就大声的对着那个叫小三的服务员道了句“小三在给叔拿壶酒,叔要给俩位兄弟送个行。”

  那个小三应了声马上就把酒递了上来,方平给三个人都倒上了之后举着杯子有点豪气冲天地道了句“来我敬俩位兄弟一杯,祝二位一路顺风,凯旋归来。”说罢一口气把被子的酒喝了下去,我和陈胜被方平的豪气给折服了,也就没在说什么话一口起把杯子里边的酒全喝了下去。

  就要走的时候我突然才记起中午吃的饭还没有给钱了,就从钱包中拿出两百块钱来给方平递了过去,方平在见我把钱递过来之后愣了一下之后有点生气地问了句“郭兄弟这是什么意思了?看不起我这个开小饭店的?”

  我呵呵的笑了笑道了句“方大哥误会了,其实真的没没什么意思,吃了饭自然就得给钱,这是我的规矩,也是方大哥你的规矩,不过这钱也不知道够不够饭钱了,不过要是不够的话我也不给了。”我故意拿一种及其诙谐的语气去说这些话的,但是却见方平的脸色是越来越差,一张脸都快憋成包晴天了。

  我知道他是生气了,可是却也没办法,这是我做人最起码的原则,但是没想到方平直接给我蹦出句“既然是这样的话,那咱们合作的那个事情我想也不用在谈了。”

  气氛在瞬间变的有点尴尬起来,方平没有接钱,我手里边拿着的两百块钱就一直被我拿在手中,三个人中我有点尴尬的看着他,但是他眼神却是扭在了一旁,而陈胜的眼睛则是一直看着我和方平。

  我还想说点什么来让方平把这钱收了,毕竟他只是一个开饭店的,每天赚的钱也不是很多,我有点恼自己怎么不在一吃完饭的时候就把单给买了,也不至于弄的像现在这个样子了,我的嘴巴还没有来的及说点什么,但是就听的方平在那又继续拿他那种生气的语气道了句“我原想一个敢从十几个歹徒手中救人的人,毕竟是一个不拘泥于小节的人,但是今天看了之后我才发现原来自己错了,这个世界上原来竟是些名不负实的人。”说罢却是用眼睛瞟了一我一下。

  我发现自己的脸皮居然很厚,都被方平说成这样了,但是我却丝毫没有脸红或者是生气的样子,只是依旧在那笑着道了句“方大哥真会说笑了,这钱我也是拿出来看看,这样也不行啊!”陈胜听我这么一说马上就笑了,方平虽然是背对着我,但是我却看他他的肩膀在听到了我的这句话之后莫名其妙的抖动了一下,心里边暗自道了句“我靠,老奸巨猾的家伙。”

  这个时候听的方平道了句“既然只是拿出来看看,那还不快收起来,要知道这个社会现在可是世风日下,当心被抢了!”

  我呵呵的笑着把钱收了起来,然后笑着和他打了个招呼向外走去,只是在刚走到了门口的时候我又扭过头对方平道了句“那个谁晚上把酒菜准备好了,我们七点之前肯定到。”

  说罢头也没回的就走了,只是身后却传来了一声比一声低的笑声。

  第二六零 意外

  在去金碧辉煌的路上发生了点小小的意外!

  情况是这样的,我开着车而陈胜就坐在了我的旁边,其实本来是没什么的,只是犹豫我想对金碧辉煌的那四个股东了解的多一些,于是就在路上边不停的问着陈胜一些那几个人的资料,这陈胜倒也是一副好脾气,我问了那么多也没说一句烦我的话,只是在那耐心的给我说着这金碧辉煌中剩下的那四个股东的身份每一个人的性格以及一些关于他们的事情,我觉得挺有趣的就一直让陈胜在那给我讲着。

  通过陈胜的讲解我对那四个股东也有了个大致的了解,一个叫何百万大家都知道了,前边说过他,陈胜也说了他是整个金碧辉煌中最大的一个股东,占了整个金碧辉煌集团百分之二十九的股份,剩下一个二股东叫王文占了手中有整个金碧辉煌百分之二十一的股份,之后就是陈胜也就是第三大股东了,大家也都知道陈胜手中有整个金碧辉煌的百分之十九的股份,之后还有两个,一个叫武家鹏,一个叫王大年,俩个人的手中一个拿了百分之十一的股份,另一个则是拿了百分之十的,还有剩下的百分之十分别留给了那些集团中的一些高层。

  我俩就这样的说着,其实大部分时间都是陈胜一个人在那说了,我只是当一个听众偶尔问上几个问题,但是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了,说着说着我开着的车就冲了红灯了,不过我和陈胜都没有发觉,直到我从车上的反光镜上看到了后边追着二辆警车的时候我才知道原来自己犯错误了,在看到了警车之后我就乖乖的把车停了下来。

  我刚停下来之后就看见车的窗户外边站着俩个身穿制服的警察在那敲着我车窗的玻璃,我知道这下犯事了,于是乖乖的把窗户摇了下来,然后问了句“警察大哥怎么了?”

  其实说到这的时候我又犯了一个错误其实我不该说话的,因为一说话我满嘴的酒气直接把我给暴露,现在明文规定坚决不能酒后驾车的,看来自己的驾照上要狠狠的被扣分了,想到了这的时候我的心里边顿时觉得一阵无奈。

  只好眼巴巴的看着那俩个警察,不过当了警察的人就是牛逼在敲开了我的车窗之后直接在那冷冷的道了句“驾照拿来!”永远是这句话。

  我的嘴巴想解释什么,但是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看了看陈胜却是见他在那正张着嘴巴想说什么了,但是我的驾照已经乖乖的给拿了出去,趁着那俩个警察在看我驾照的时候我问了句“俩位大哥不知道我犯什么错了?”

  其中的一个警察在那冷冷地道了句“犯什么错了,我现在要告你酒后驾车,乱闯红灯,不配合执法人员的工作。”果然是警察这头脑就是清楚,在我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已经给我说了三条罪名。

  不过这三条罪名都已经让我觉得自己有点崩溃呀,什么世道啊,我的心里边有点愤愤不平,你告我前俩条我也不说什么了,闯红灯我虽然不知道,不过酒后驾车倒是真的,可是最后那一条不配合执法人员的工作却是从何说起了,我怎么的就不配合他们的工作了,一看见他们我就停了下来,一敲玻璃我就把车上的玻璃给摇了下来,一要驾照我就乖乖的递了出去,怎么就能说我不配合了。

  我的心里边觉得自己有点冤枉,又有点火气,但是我知道自己绝对不能发火,真要是一发火的话,白的也就被他们说成是黑的了。

  但是看着这俩个警察的样子一时半会也不会让我们走,怎么办了,我的心里边不禁问了自己一句,可是回答我的也是怎么办了,毕竟这种事情我没有经历过。

  “俩位大哥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刚才过马路的时候真的没有注意到自己闯红灯了,至于酒后驾车吧,说实话我还真是喝了那吗一点点的酒,不过也就是那么一点点,丝毫影响不到自己的开车的,我下回注意,一定注意,绝对不会在犯了。对不起啊!”我一副讨好的样子说着求饶的话,陈胜在一旁看的像说的什么,但是我压了压他的手,看了他一眼,意思是你什么都不用说了,我试着看能不能让他们放行了。

  陈胜看着我又笑了笑,但是见我看他的样子有点坚定,以为我想到什么办法了就看了看我没在说什么。

  我的话刚一落地就听的那俩个警察其中的那一个在那盯着我看了一会之后突然又是冷冷地道了句“如果对不起有用的话要我们这些警察干吗了,什么也别说你的酒精度不用看也知道超标了,俩位下车吧,有什么理由去和交警部门说去吧!”他的话不冷不热的,弄的我的心里边越发的有火了。

  不过这句实话那个警察在开口说第一句话的时候扎实把我给下了一跳,如果对不起有用的话要我们这些警察干吗了,我一下子想起了几年前台湾特别流行的一部电视剧中的这句经典的台词来。

  我知道此时的自己必须的忍着不管怎么样,今天的这孙子铁定是装定了,想到了这的时候我觉得自己的心里边有点无奈的叹了口气,人活的真***累了,尽给一群披着人皮的畜生们当孙子。

  我有点不甘心的就这样被这俩个畜生欺负,可是一时间有找不出什么办法来把自己的驾照要回来,于是无奈之下我问了句“我怎么就不配合你们的工作了?”

  其实我的这话不说还好了,现在一出口那俩个警察也就是皮着人皮的畜生的家伙立刻变了脸色了,其中一个在那指着我突然叱责着道了句“你算什么东西了,叫你下车你就下车,别在那给老子们墨迹,在墨迹的话小心对你不客气!”

  我愣住了,在听到了这句话之后,从小长到现在的我还没碰上像今天这样的事情了,所以就一下子傻在那了,倒是陈胜毕竟是过来人,在听到了这话之后就不卑不亢地道了句“怎么说话了,还警察了!”

  坏了,这句话完全是在火上浇油了,那俩个警察让陈胜的这句话给说的一下子接近暴跳了,在那伸进手来就要拉我和陈胜下车,我又让下了一跳,我还是警察吗?怎么现在的警察都这样的喜欢暴力了,我的心里边有点疑惑的想着,不过身体却没闲着,一下子躲过了那个手。

  但是陈胜就没那么幸运了,他的身体由于动作慢了点衣领被抓了个正着,一下子身体被抓的撞在了玻璃之上,这下陈胜火了,在这个城市陈胜虽然算不上什么风云人物,但也是有一定地位的,以他的性格那能受到了这份气了,于是一推车门就像下车去和那个警察动手,我一看赶紧拉住了他,在车里边我们不动他们暂时也就没办法把我们怎么样,但是倘若一出去的话,以我们俩个人的身手坦白的说想打的过那俩个警察的话,几乎是不可能的。

  看着窗户外边的反光镜上的那两个大大的警察的字样,我的心里边顿时想起了赵义来,现在已经不是扣不扣我们驾照的事情了,直接是要动手了,在不给赵义打的话估计我和陈胜迟早要被这俩个人民的警察给弄出事来了。

  于是我赶紧拿出了手机,刚要拨号这才发现原来手机因为没电而自动关机了,不过幸好陈胜的手机能用了,刚要拨号我这才记起来自己竟然没有记住赵义的电话号码,无奈之下我给柳思思拨了过去,以嘴快的速度跟她说了一下现在的情况,让她赶紧给赵义打电话,柳思思一听我说了事情的严重性,二话没说就问我在那了,我看了看路边的路牌赶紧告诉了她地址,但是话还没有说完了,电话却一下子被抢走了,我有点懊恼的看了看那俩个警察,有点怨恨自己为什么不把车窗关上了。

  四个人就这样的耗着,幸亏我把车窗及时的关上了,要不还不给俩个警察给弄死了。正想着大概过了五六分钟之后我从车窗外的反光镜上看到了后边正有好几辆警车向我们这边奔来,我在看到了这情况之后心里边顿时咯噔了一下,暗道了句“完了,这下就算是赵义来了也迟拉,我们已经不知道被弄到什么地方去了。”

  

喜欢这个帖子吗?立刻选择对象来分享!

DO YOU LIKE THIS POST? IMMEDIATELY SELECT OBJECTS TO SHARE!

  • 炮友 分享给炮友
    难得看到的性感人妻!当然要立马分享给「狐朋狗友」看啊!
    复制分享QQ好友>>
  • 朋友
  • 站长 个人站长专用分享链接
    只要透过链接有成功充值,返利充值金25%人民币给你........................『http://性吧论坛.cc/thread-8457589-1-1.html』
    请点击复制链接>>

恭喜!复制成功~

【性吧论坛(点)com/】这是杏吧中文域名,把中文(点)换成符号(.)输入网址框,再带上后面这段/thread-9230041-1-1.html?x=0

     快去发给朋友吧
日出东方,唯我不败。一统天下,千秋万载。
————————————————————————————————————————————————————————————————————————
【分享赚钱】—【3D胆码王欢迎您】——【免翻墙杏吧浏览器】—【APP下载】
回复 + 2银币

使用道具

头像被屏蔽

等级:禁止发言

Level 0

0

主题

5

帖子

0

积分

禁止发言

积分
0
沙发
发表于 2018-3-27 22:03:03 | 只看该作者|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举报广告奖励10金币

使用道具

等级:Level 8

33

主题

3466

帖子

264

积分

Level 8

积分
264
板凳
发表于 2018-3-29 09:47:30 | 只看该作者|
故事好事是好就是哦太长了,
天道酬勤。

等级:Level 0

0

主题

27

帖子

0

积分

Level 0

积分
0
地板
发表于 2018-4-6 20:22:07 | 只看该作者|
故事写的比较细腻,但就是太慢

等级:Level 0

3

主题

10

帖子

0

积分

Level 0

积分
0
5
发表于 昨天 12:08 | 只看该作者|
精彩的继续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X
TOP 加入VIP 登录注册
签到中心
微杏APP
百年杏吧杏彩蜜桃儿博马365摩臣娱乐嗨商城派趣游戏杏吧棋牌

加入我们|杏吧直播|杏吧浏览器|广告合作|最新地址|手机版|小黑屋|Facebook|Twitter|杏吧-华语第一成人社区

国外社交媒体: Twitter  Twitter  Twitter  Twitter  Tumbrl  Tumbrl  Tumbrl  Tumbrl  Xvideosl  Xvideosl  Xvideosl  Xvideosl  Pornhub  Pornhub Pornhub Pornhub GMT+8, 2018-4-26 20:21